返回

两面人d19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彭川卫被花娟抢白了个大红脸,十分尴尬的楞在那里,“彭董事长,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啥呢?”史密斯微笑的真在彭川卫面前。“对不起,咋把你冷落在这儿?”“没关系,史密斯先生,你忙你的,我喜欢这种氛围。”彭川卫边说边望他跟甄妮曾经在一起的那张桌子走去。他怕甄妮回来,看到他跟史密斯在一起,会跟他不辞而别的,现在彭川卫的心完全被甄妮给俘虏了。史密斯也跟着彭川卫向那张桌走去。“史密斯先生,你不用照顾我,我习惯一个人思考一下。”彭川卫说。“原来彭董事长还喜欢思考,真了不起,那好,”史密斯微笑着说。“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思索吧。”“好的。”彭川卫微笑的道,史密斯转身走了。这时候甄妮从卫生间出来,她风情万种,曲线迷人的向彭川卫走来,彭川卫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向他走来的金发女郎。甄妮水红的裙子非常得体的衬托出她的妖艳,裙子很短,几乎只把关键部位给罩住了,其余的雪白细腻的肌肤几乎全部裸露出来。十分性感,十分妖娆。这个迷人的尤物使彭川卫魂飞天外。心痒难熬。甄妮来到彭川卫的面前,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大概甄妮方便后多喷了香水,浑身香气袭人。甄妮撩了一下裙子坐了下来,在她撩裙子的那一刹那,彭川卫看到了她裙子里的艳丽的春色。使他心旌摇曳,“甄妮,你太迷人了。”彭川卫呼吸急促的说,“董事长,你今天是啥的了,”甄妮嫣然一笑说。“咋总赞美我,是不是有啥事求我?”外国女人跟中国女人不一样。外国女人都喜欢赞美,即使这种赞美有情色的内容,她们也喜欢。“是有事求你。不知道你肯不肯?”彭川卫狡黠的说。同时他色迷迷的望着甄妮。“啥事?”甄妮问。同时向他瞄了一眼。“你这样看我干啥?色眯眯的。”彭川卫没有想到甄妮会心无城府这么直白的问他。自己到使他一时的语塞了,望着性感的甄妮,没有了胆量。“咋的了,你咋不说话啊?”甄妮问。“是不是心怀鬼胎。不敢见人啊。”“甄妮,我喜欢你?”彭川卫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这句花的。他在等待着甄妮的反应,紧张的望着甄妮,怕她变脸。谁知道甄妮灿烂的一笑。说。“真的,你喜欢我,我这么有魅力吗?我自己咋不觉得。”“甄妮,我请你吃饭咋样?”彭川卫说。“你为啥请我?”甄妮怔怔的望着他。“有啥企图吧?”“不为啥,交个朋友。”彭川卫觉得甄妮很另类。请她吃饭这个很小的事,她都这么认真,至于吗?“交个朋友就吃饭?”甄妮问。“吃个饭有啥啊?”彭川卫说。“这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再说了我也找不到你们这儿的餐馆啊。”“刚喝完。你还想喝啊,在这喝不是一样吗?”甄妮不解的问。“把你的电话给我,”彭川卫说。“我是说晚上,我想晚上出去,我还没有在你的国家里单独的溜达过呢?”“你想让我给你但导游是吗?”甄妮嫣然一笑。然后很风趣的说。“你得付费。”“好说。你说多少钱?”彭川卫一脸坏笑的问。“你把我当成啥了?”甄妮听出来彭川卫话里的意思了,嗔怪的问。“没啊。你不是说导游要钱吗?我在问你要多少?”彭川卫说。“狡辩。”甄妮白了有一眼,从她的包里拿出来名片,递给了彭川卫。 “这上有我的电话。有事你找我。”彭川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名片,最后把名片放在口袋里,说,“晚上就给你打,方便吗?你有没有老公?”“方便,我是单身,那有问女人有没有老公的?”甄妮说。“你们中国人跟我们这里的人就是不一样。”酒会散后,彭川卫回到了宾馆,他看着甄妮的电话号码无比的激动。他把甄妮的电话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把甄妮的电话号码都记住了。那几个阿拉伯数字似乎刻在他的心里。经常在脑海里徘徊。今天最高兴的是叶花,她非常荣幸的成了驻加拿大公司的中方代表,以后就要长期的住在加拿大了,这是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馅饼。使叶花大喜过望。“叶花,你对今天的任命满意吗?”武斗在叶花房间里的沙发上问。“满意。当然满意。”叶花贴了过来。将她那纤纤的小手耷拉在武斗的肩头,一股罪人的芳香使武斗沉醉。武斗顺势把叶花搂在怀里。叶花像蛇一样的身子在他怀里扭动着,叶花穿着绿颜色的睡裙,鲜活的身体像刚刚上市的水果一样的新鲜,娇媚。“叶花,以后我们就是加拿大人了,在这里我给你办个绿卡,将来咱们在这里定居颐养天年。”武斗伸手抚摸着她那丰满的乳房。说。“我暂时还不能过来,我还得在大陆搞我的煤碳。这里全靠你了。”“你放心,我会把这里的的一切都处理好的。”叶花被武斗的手弄得扭来扭去。“等你来时在加拿大的公司就会飞速发展起来。”“对了,这次我们回国,你就留在加拿大吧。”武斗继续挑逗她,在她那儿抚摸了起来。叶花发出夸张的惊呼。“那不属于黑客了吗?咱们是以旅游的名义过来的。不是来留学的。”叶花担惊受怕的说。“没关系,明天找史密斯给解决,让他去领事馆给你办个签证不就解了吗?”武斗说。“这件事,你放心。我会给你处理好的。”“你真了不起,下辈子我要好好的待你,”叶花撒娇的说,“可是你家还有个母老虎呢。我跟你算啥啊,咱们又没结婚,在法律上也不承认咱们啊。”“你就这么在乎那一张纸吗?”武斗解开叶花裙子上的纽扣。一尊雪白晶莹的玉体横陈在武斗面前。“咱们现在不是挺好吗?”“女人都在乎,那张纸可是女人所有。”叶花扭动着身体。说。“没有那张纸,我永远也不被法律所承认。”“哦。可是你是知道的,我暂时离不了婚。”武斗真诚的说。“我没有让你现在就离婚,我是等你以后的。”叶花体贴的说。同时她伸手向他的裆部摸去。很快就抓住了,他那个东西。忧郁的说。“不知道以后会咋样?”“快活一天是一天。”武斗那叶花压在身下,在她那敏感区域抚弄了起来。叶花身子像鱼儿一样的欢畅。欢实。叶花的睡裙只是象征性的还在身上。其实它早已经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了,她性感的身体像被打开包装的物品一样的,呈现出来。武斗非常喜欢叶花这香艳的肉体,他爱不释手的在她那凸凹有致的肉体上摸了起来。叶花也把他那个已经挺拔起来的东西攥在手里,来会的摆弄。弄得武斗筋酥骨软。心花怒放,他也在叶花那儿稀罕起来了。花娟非常郁闷,今天根本没她的事,她简直给叶花当陪衬,早知道这样她就不来了,这次出国感情彭川卫他们都合计好了,要在加拿大开个公司,并且让叶花当这个经理。感情就瞒着她啊。她越想越气愤,便躲在一边喝闷酒,可是彭川卫看出她的失意来了,竟然来调戏她,她那能受得了这个,拂袖而去。弄的彭川卫很没面子。本来公司任命叶花为驻加拿大公司的经理,花娟就气得鼓鼓的。她凭啥资格当这个经理,说白了她就是武斗的姘头。一个姘头有啥权利享受这么高的礼遇。花娟打开笔记本电脑,上上网号,现在她有事没事就上网。似乎一天不上网就无着无落的。只有上网才能忘记人生的烦恼。她想找个网友聊聊天,说说自己的郁闷,这种无法发作的郁闷简直让她无法忍受。再不发泄一下就会死掉似的。花娟在网号上寻找,她在寻找风花雪月,虽然他的故事对她已经讲完了。但她对他产生了依赖感,这种感觉一上网就有,她把他当成了网络情人了,不知道在显示中他们会咋样,不过在网上,她对他还是认可的。可惜风花雪月没有上网,花娟现在非常渴望聊天。可是一时间又找不到聊天的对像。觉得非常苦闷。花娟急需找个网优聊天,她在网号上查找起来了。她在查找上线的人。在年龄上找中年人,她不喜欢跟青年人聊。打开高级查找,花娟在年龄上确定了20到30岁之间,男性。点了一下鼠标,出来一排网友。有网名和年龄。花娟找几个有特色的网名加了进去。而且年龄都在27到30之间。龟头大爷:“你好,潮起潮落。好久不见了,你好吗?”花娟刚把新网友加好,他们还没进来,龟头大爷却上线了,并且给她说话,她把龟头大爷删除了,他咋又出来了?花娟有些纳闷。龟头大爷:“咋不说话啊?是不是不想理我,其实咱们聊的很好。”潮起潮落:“你太流氓。不想跟你聊。”龟头大爷:“谁不流氓,你不流氓?”潮起潮落:“你真的不可理喻。我不想跟你聊了。我跟你没有共同语言,我喜欢有素质的人,不喜欢你这样的网络垃圾。”龟头大爷:“一个聊天干麻弄得这么紧张干啥,有啥啊,隔着网络谁能把谁咋的,只不过想宣泄一下各人的郁闷罢了。”潮起潮落:“那你找错对像了,你要是想宣泄,出去找个小姐,不是比在这上面好,在这上面你也解决不了问题。”龟头大爷:“我不缺女人。我有都是女人。上网聊天也不像你想象的那样,非要在网络上找个女人。”潮起潮落:“那你那天给我发那么龌鹾的东西,那不是流氓是什么?”龟头大爷:“那样就流氓啊,在网络上有都是这样的。其实在生活中我是个很有素质的人,不像在网上。”潮起潮落:“是吗?不可能。”现在花娟呆着一些无聊,她加的网友又都没进来。所以跟龟头大爷聊聊也无妨,反正他又不能把自己咋样。再说花娟今天很郁闷,也需要聊聊天来排解一下心里的怨恨。龟头大爷:“我是个有身份的人,在生活中把自己捂得太严了。几乎透不过气来,所以只有在网上出出气。”潮起潮落:“你是干啥的?”龟头大爷:“这个保密。不过我告诉你,我天天得顾及面子,是白了就是装人。装得自己多么的高尚,多么的与众不同。”潮起潮落:“你是不是领导?”龟头大爷:“算是吧。我在生活就像演员似的在演戏,尽量的自己打扮成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所以我活着很累,是那种心累,只有在家才把自己变得真实起来,其实我有那么高贵吗?我也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我怎能对诱惑无动于衷呢?那只是我装出来的假像。于是我迷恋上了网络,在这里我找到了真实的自己我。其实我跟大数人一样,也很低级,也很下流,也渴望欲望,只是我在众人面前把自己伪装的很严的关系,不被人们发现,所以我到那都受人们的尊重。”潮起潮落:“所以你想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上发泄你已经被压抑以久的欲望?”龟头大爷:“是啊。我真有在这里才能变成真实的自己,因为这里的人们都不认识我,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所以我可以非常放肆的找回属于我丢失的一面。”花娟没有想到龟头大爷会有这种想法,人们在极度的压抑下都会变态的。这个龟头大爷也是如此,现在花娟觉得龟头大爷也挺悲哀了。她有些原谅了他。便给他聊了起来。潮起潮落:“其实你活着也挺悲哀的,虽然我年知道你是做啥的,但从你的只言片语中,我听出来了,即使你是一位领导,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是很如意的,我说的对吗?”龟头大爷:“你说的很对,人不能永远处于一种环静里一成不变的,那样谁也受不了,会死掉的,我指的不是身体死亡,而是精神上的死亡。”潮起潮落:“没看出来,你还很有水平,而且不是一般人的水平,你一定是位高层的干部,我说的对吗?”花娟觉得跟她聊天这个龟头大爷比较神秘,他究竟是什么人,一定是个领导级别的人,她突然产生一个想法,这个龟头大爷会不会是彭川卫,这个念头把她吓出一身的冷汗。龟头大爷:“我是个领导,可是我也有正常人的欲望啊,我在单位里,美女不敢接近,害怕被人们数三道四的,每天都夹着尾巴做人,其实美丽的女人谁不爱啊,但我有这个心没这个胆。我单位曾经有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追求我,楞是被我训了她一顿,我告诉她,我是有家的有老婆的人,怎么能跟她胡来呢?她委屈的哭着跑了,其实我也很喜欢她,但是我更加喜欢我头上这顶乌纱帽,你说我这个人虚伪不虚伪?”潮起潮落:“虚伪,简直太虚伪了。”龟头大爷:“没有办法,谁让我是当官的呢,就像老师一样,得为人师表,那个女人哭着跑出我的办公室,我也很伤心,这种心情只有我自己知道。”潮起潮落:“你能说说你在啥单位当领导吗?”花娟试探着问,她想知道这个龟头大爷是不是彭川卫,因为种种迹象表明,他很像,所以花娟这么问。龟头大爷:“这能说吗?你因该知道聊天的规则,是不能问网友的真实姓名的,这点规则你因该懂吧?”潮起潮落:“有一个问题我一直不懂。你为啥要露阴呢,这是你的爱好吗>;你跟所有的女人聊天都这样吗?还是就跟我这样?”龟头大爷:“因为一时激动。我不是对所有女人,那天纯属于一时激动,请你谅解,因为我有一个非常强悍的东西,所以想让你看看?”潮起潮落:“你认为你强悍吗?”龟头大爷:“是的,我是中国男人之最。”潮起潮落:“你挺能吹啊?”龟头大爷:“真的,我所认识的男人都没有强悍。索引我敢这么说。”潮起潮落:“汗,你们在一起还比那个东西?”龟头大爷:“当然啊。”花娟面面相觑。花娟没有想到,这个龟头大爷还有比生殖器的这样个爱好。真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潮起潮落:“汗,你不觉得尴尬吗?那有比这个的,真流氓。你这个人是不是变态?”龟头大爷:“其实也不是有意的比的,是几个朋友在一起洗澡,偶尔看到的,觉各个长短不一,就比了起来。”潮起潮落:“结果,你获得冠军?”龟头大爷:“当然了,他们都被我比下去了,男人要想征服世界,首先得征服女人,那个东西不够长怎么行啊。”潮起潮落:“你满足了。你们真无聊。”龟头大爷:“最起码。我在别的男人面前自信了起来。只要它的阳刚才能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男人,否则是个小男人。”潮起潮落:“谬论。你们这帮臭男人实在是无聊。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在那家公司工作?”龟头大爷:“这个问题无可奉告,网友聊天打听的那么细致干麻?”潮起潮落:“我总感觉,你好像是我的某位领导。我有预感到,咱们一定非常熟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我公司的董事长。”龟头大爷:“哈哈,我怎么会是董事长呢?要是当上了董事长,就没有颇多的苦恼了,就不会夹着尾巴做人了。”花娟觉得龟头大爷就是彭川卫,但她转顺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彭川卫也在加拿大,而且没看到他出国时拿笔记本电脑啊。那他不是彭川卫又是谁呢?这网络真是令人琢磨不透。潮起潮落:“那你是啥领导?”龟头大爷:“我不是领导。你猜错了?”潮起潮落;“是你自己说的,咋是我猜的。你一点都不诚实,不跟你你聊了。”龟头大爷:“别介,你不跟我聊,我会非常寂寞的。我现在只有你这一个网友。如果你不陪我聊。我只能在电脑前发呆了。”潮起潮落:“你告诉我,你是干啥的,我就陪你聊,不然我把你从好友里删除。”龟头大爷:“你都把我删除了一次了,咋还想把我删除啊?”潮起潮落:“谁让你耍流氓来的。那他在视频中让人看你那个东西,你是不是让每个女人都看,变态啊你。”龟头大爷:“那是因为我太压抑了,所以想宣泄一下自己,你想整天坐办公室,装做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给人的是伪善的一面,不敢放肆。只有在网络才找到真实的自己。因为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我可以除去伪装。”潮起潮落:“所以。你这么放肆,”龟头大爷:“你是做啥的,能说说吗?不能说我也不强求,因为这是网上的规矩。”潮起潮落:“说了也没啥,我在一家企业做财务工作,你那,你到现在还没说你呢。怕我举报你在网上裸聊,哈哈。”龟头大爷:“是啊,所以不敢告诉你。你的工作不错。也算是企业白领啊。”潮求潮落:“一般吧。还算过得去。”龟头大爷:“现在做为女人能有你这样的好工作,那简直就是烧了高香了。薪水又多,工作环境又好。真羡慕你啊。”潮起潮落:“你别忽悠我了,你羡慕我?我也不是领导。你当领导的比我潇洒啊。”龟头大爷:“领导放啥领导。没有实权的领导一点都不潇洒。”这时候又有一个男人的头像在花娟的网号上闪烁。花娟点开好一看,竟然的彩旗飘飘,花娟已经把他删除了,他咋又冒了出来。花娟点开他的头像,只见彩旗飘飘说,狠线的女人。你把我弄得妻离子散,你却把我从你的好友里删除了。给你打电话你却关机。潮起潮落:“你离婚与我有啥关系,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我关机与你有啥关系,我的手机我愿意关就关。”彩旗飘飘:“要不是你勾引我,我也不能跟我老婆离婚,这下子好的,我弄个鸡飞蛋打。弄地我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龟头大爷:“你咋不说话,你在忙啥?”潮起潮落:“你这个人咋这么无赖?我对你承诺了啥?你还讹上我了呢。”彩旗飘飘:“你放心我一定找到你,你得给我个说法,”潮起潮落:“没见过你这样的人,真是的。你太卑琐了。不是个男人,亏你还是个文化人,简直都不如小混混。”彩旗飘飘:“都是你逼的。”潮起潮落:“我不跟你说。跟你这样的人没法说。”龟头大爷:“你在跟谁聊呢,咋不理我,是不是我那又惹你了?”潮起潮落:“是啊,我正跟一个无赖聊天呢。”龟头大爷:“无赖,无赖你还跟他聊,这种人不要理他。”潮起潮落:“我是不想理他,可是他没完没了。真烦人。”龟头大爷:“你把他的网号给我,我来受拾他,他叫啥名?”潮起潮落:“算了。我不理他就行了。这聊天真是不能瞎聊。”彩旗飘飘:“不用你躲着我。咱俩见一面行吗?”潮起潮落:“凭啥跟你见面?你想见面就见,你以为你是谁啊?”彩旗飘飘:“我想跟你有个了断。找个地方见一面。你在那里?”潮起潮落:“我在加拿大的多伦多。你来吧,我在这儿等着你。就怕你不敢来。或来不了,对吗?”彩旗飘飘:“你撒谎吧?你咋回出国呢?我不信。”潮起潮落:“不信就算了。反正是你放弃不见面的,这不能怪我。那好,以后别再找我聊了,咱们不在一个档次上。”彩旗飘飘:“你给我的手机号码是咱们本市的,也不是加拿大的国际长途。你在逗我,我一定能找到你的,你信不信?”潮起潮落:“我刚出国,准备在加拿大定居,那个手机卡不使了,你也被枉费心机的打那个电话了,那个电话会一直关机的。”龟头大爷:“咋的了,你还在跟那个无赖聊吗?你把他的号给我,我帮你对付他,像他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潮起潮落:“不用,我对付了他。这点小事算啥啊。”彩旗飘飘:“汗,这么说我没有指望了?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你就在本市。你是不肯跟我见面,所以你在编出理由唬我。”潮起潮落:“我唬你干吗?不信拉到。”花娟跟这个网络上的男人无形中搅在一起,心情非常低落,他咋会因为她而离婚呢?简直就是天方夜潭。如果这个于连真的来找她,她该咋办?这个于连有一股劲。她想到这里非常苦恼,早知道这样,不理他好了,有的时候在网上聊天,也不是啥好事情。花娟陷入深深的失落之中。也不再个跟龟头大爷和彩旗飘飘他们聊了。望着笔记本电脑直发呆,花娟觉得,她们快回国了。还是回国好,那也没有家好,到了家才有了安全感,无论在那儿,都没有塌实感,这是人的本能的心理。夜色阑珊,华灯出上,彭川卫走出了宾馆,这次出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要自己在多伦多溜达一下。走出宾馆的大门,在宾馆的左侧有一片小树林,夜风习习,非常爽朗的亲吻着人们的肌肤,使人感到十分惬意。彭川卫漫步在这个小树林里,突然他看到离他不远处。亮着火星。火星一明一暗的。从火星中映出一个女人的脸庞。彭川卫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树荫下,一个人高马大,曲线迷人的棕色头发的女人依在树上抽着烟。透过烟的火星。彭川卫看到女人有着娇媚的脸颊。他拿出一支烟,也叼在嘴巴上,向女人递了过去,女人似乎明白彭川卫的意图,从她的牛仔裤的裤兜里拿出打火机。砰的点燃了打火机。火光突然照亮了黑暗的树林。女人猩红的嘴唇十分惊艳。彭川卫将头伸了过去,一股很浓的脂粉味扑鼻而来,使彭川卫情不自禁的在女人身边嗅了嗅,似乎跟警犬似的他贪婪。女人给彭川卫点上了烟。彭川卫抽了一口烟,但女人马上就贴了过来,她紧紧的搂住了彭川卫,竟她那猩红的嘴巴凑了过来,虽然是的黑暗里,但是她那猩红的嘴巴还是非常醒目的。彭川卫不知道这个外国女人是干啥的。但他知道。要想得到她一定得损失金钱。但不知道会损失多少,如果把刘主任带来就好了,最起码这笔钱由刘主任掏,管它花多花少呢?可是现在是自己掏,自己掏就不一样了,无论掏多少。似乎都在割他的肉似的。女人的手伸进了彭川卫的裤子里,在他那儿摆弄了起来。彭川卫一惊,有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个女人继续进行下去,还是就此打住,虽然这个女人充满诱惑,但在诱惑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黑洞。然而,彭川卫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非常贵的,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燃烧的欲望。他顺势将女人揽在怀里。女人像一天欢蹦乱跳的鱼一样,在他的怀里扑腾起来了。彭川卫褪下女人的牛仔裤。女人的牛仔裤里啥也没穿,彭川卫分开女人的大腿,用力一挺就进了女人的身体,女人惊呼一叫,就开始呻吟了起来。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人财两得341

3.0分

3.0分 人财两得341

3.0分

3.0分 人财两得372c

3.0分

3.0分 人财两得2f8d

3.0分

3.0分 我与两个男人cef

3.0分

3.0分 两个野蛮女人da9

3.0分

3.0分 人面桃花a0b

3.0分

3.0分 妖刀记(实体封面33卷-38卷-两百折。11.06更新)aa7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