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侵犯波霸OLa6b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美莎屈膝跪地。

  一副谦卑的低姿态。

  这里是顶楼,地面是水泥地。

  「今天我们技术部的团队……被解散了,手边的企划停摆,我这个领队职务也被解除……日后所有开发部的交涉事宜我再也无权过问。」

  美莎低语,表情既阴暗又悔恨。

  李准冷漠地点点头。

  「也就是说,你无法履行答应我的约定,钱也还不了罗?所以你才跪地谢罪吧?喂,你这作法也太便宜了。」

  「对、对不起。」

  「你打算怎么办?那可是我费尽千辛万苦筹措的钱,弄不好的话,我会被怀疑侵占公款的,你懂吗?」

  李准表面上严厉的指责美莎,私底下却非常佩服董事长派的办事效率,这次事件,他完全没有涉及。

  前几天,才刚以美莎失势工作费的名义融通资全,原本预计可以再争取到一点时间……

  (等等……这真是马山部长所为吗?他知道三百万石沉大海?

  若是如此,他根本不可能会把借给李准,应该另有隐情。

  (副董事长派有背叛者?对方也突然觉得她很碍事,因此串谋陷害她?

  若是如此,这出间谍剧也就不难理解。

  有必要调查看看。

  所幸,谁都不知道美莎新设置了网路监视系统,李准筹措的三百万全用来购买这套特殊处理器。只要有美莎的知识和技术,纵使没有身份证也可以侵入办公室吧。

  不过,得先将她占为已有才行。

  「美纱,别不发一语,你说说话呀?」

  「真的……很抱歉。」

  「只是这些吗?」

  仔细一看,她跪地赔罪的姿势还真奇妙,腰的位置很高,双肘笔直向前伸,一副做马给小孩子骑的模样。

  看来她很少向人低头。

  精神上的打击也不小了吧。因为她为了公司而放弃恋爱,全心全意专注于工作。

  然而,此事件等于宣判她从此不再受公司重视。

  令人讽刺的状况。

  美莎恐怕是被派系斗争连累了。一本正经、铁面无私的强硬态度成为她的致命伤。

  这样的结果致使李准的笼络计划变得轻而易举,而美莎的存在或许反而是幕后工作的一大功力。

  不论是董事长派或副董事长派,她可能都有办法取得足以迎头痛击对方的证据。

  只有李准不会吃亏。

  「该怎么做……」

  「事到如今逼你还钱也于事无补,我想看到你的诚意。」

  李准慢慢绕到美莎后方。重量十足的乳房压迫制服悬吊着,紧身短裙让人可以窥视到淡桃红色的内裤。

  李准手放在她的腰部将裙子往上高高撩起。

  「做、做什么?」

  「别动,女人有女人赔偿的方式,懂吗?」

  「……是!」

  美莎嘴唇颤抖,不再抵抗。

  她已彻底觉悟。对李准有强烈的罪恶感,失去开发团队更加深她的无力感。

  现在是趁虚而入的时机。

  「瞧你,股关节部分这么紧绷。若是穿上预定和你合作开发的产品,这种姿势一定会很轻松……真是太遗憾了。」

  屁股虽不像胸部那么有肉,不过却浑圆又有弹性。

  李准隔着连身裤袜爱抚臀部,手指头四下游动。

  「啊……别摸!」

  「不是叫你别动吗?我正用你的身体模拟我们预定合作的那个企划,你要拿出诚意,懂吗?诚意。」

  李准低声训示,手指头则继续前进,从肛门上方通过时,屁股一阵抖动,手指继续前进,然后在一群小山丘上停住。

  是鼓起的大阴唇和阴毛。

  由于内裤非常贴身,因此可以清楚看见左右两侧媚肉的形状。

  「屁股很大。你缩着身体时一定很难受吧?比如说……这一带。」

  「呜。」

  阴道口不偏不倚地受到撞击,腰部开始往上抬,摆出一副渴望从后面被插入的姿态。

  美莎的脸颊因羞愧而火红。

  恐慌的心情可想而知。她大概是第一次光天化日之下,在男人面前摆出如此屈辱的姿势吧。

  「哦?纤维绷得这么紧,稍微破个洞立刻就会扩张开来,尤其是这里,然后是臀部到大腿的曲线……」

  李准的指尖划玻裤袜。

  裂痕倏地扩张,雪白的大腿暴露而出.未经太阳洗礼、光滑柔嫩的肌肤,让李准开始兴奋不已。

  这是视觉和感觉的双重色欲。

  「啊……啊啊啊!」

  李准趁势再划破几处。从裤袜中解放出来的柔嫩肌肤微微隆起。

  真是销魂的春色。

  裤袜终于裂至股间一带,李准直接触摸内裤。

  「求求你……住手……饶了我!」

  「现在才是重点,你就忍耐一下吧。」

  说完,李准便隔着内裤抓住肉瓣。

  「啊……住手!」

  「哎呀,有点湿气呢。」

  李准一面揉捏,一面让内裤陷入肉缝中。在这异常情况的爱抚下,受刺激的媚肉瞬间分泌出媚汁。

  「啊……不行……啊啊!」

  美莎发出性感而销魂的声音。

  她的臀部自然扭动,上半身往下降,羞愧又困惑的表情非常妖媚。

  外表刚强的她,在屈服后便散发出难以抗拒的女人味。

  李准的欲火开始燃烧。

  「不可以动喔,否则难得的模拟就前功尽弃了。」

  李准翻开内裤,让湿润的粘膜暴露而出。

  「我要处罚你。」

  李准的中指埋进阴部,用力挤压充血的花蕊。

  后方被插入的双丘,因快感而不断哆嗦。

  「啊啊啊啊!」

  快乐的声音响澈云霄。

  温和的机械声响起。

  光线有如快门般一闪即逝。

  李准今晚卯足干劲加班。

  (做事不择手段但工作却有始有终,很会算计但对公司忠诚,个性冷漠无情……马山部长应该相当中意这种职业型的男人。

  正因如此,他才会高薪聘请李准这种外来人士,而且不会以自己的喜好来看待下属。

  就算称不上清官,但至少不是阴险毒辣,也不会利欲薰心。

  他正是这种类型的工作狂。

  李准对上司的个性了若指掌。

  事实上,马山部长应该也喜欢美莎这种有技术骨气的人,不过,太有骨气会阻碍到公司利益,因此他选择割舍。

  只是,他似乎并不干脆,在委托李准从事地下工作之际,还不放弃希望。

  没有拒绝李准工作费的要求,应该也是想让事情尽可能顺利。

  (可是为什么?这几天的情势会突然转变,连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李准想到副董事长派的首号人物刘东。

  身材矮小看似敦厚,但眼神却带有阴险之光,无时无刻都在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是不断想找出对方弱点的四十多岁中年男子。

  他的心腹吴京是细线条的小白脸,虽没有刘东的架势,但也是小心翼翼、眼神冷漠的类型。

  他们之间有什么协定吗?

  问题是,要从哪里得到情报……

  「讨厌……你要印几张啊,科长?」

  下半身暴露且被迫张着大腿坐在印影机玻璃台的靖子,羞红了脸嘟着嘴问。

  李准回过神,这才记起自己正藉加班之名行性骚扰之实。

  「山野,我们公司的派系斗争,营业部有没有新情报?」

  「咦?对了,上头施压要我们将二科的商品上架空间改换成一课的商品,企划内容好像跟二科的新企划很类似。」

  「老套!」

  秘密企划的情报外流到一课的传言,从允儿的反应得到证实。

  「其他呢?」

  「还有……啊,不过这或许没有直接关系。」

  「什么?你说说看。」

  「嗯,上次……接待时……喝醉酒的五越负责人说了奇怪的话。」

  「烂醉如泥吗……然后呢?」

  「五越集团似乎以我们公司业绩不振为由在打什么坏主意,可是详情……」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客户仗势欺人并不是现在才发生的事,你别在意,如果能详加调查的话,不妨姑且一试。」

  「知道了。」

  在李准的许可之下,靖子总算可以下影印机,汗与粘液的痕迹烙印在玻璃板上。

  李准非常严肃而认真地凝视手上几张影印的阴部图片。

  「这个……应该可以做为参考吧?」

  靖子茫然地骂了一声「FuCk」。

  确认锁上自动锁后,李准从背后搂住允儿性感的身体。

  「好豪华的公寓喔。」

  李准轻咬允儿的耳朵低语。

  允儿没有反抗,只是微微扭动身躯,这举动更加深她与李准的贴合度。

  这是下班后期待的幽会。

  李准难得准时结束工作,在餐厅前和换上酒红色套装的允儿会面。便服的她美丽动人,头发一丝不乱,妆也化得天衣无缝。

  彷佛在向李准炫耀她完美无缺的装扮似的。

  用完餐并在酒吧小酌一番后,李准送允儿回她住的公寓。

  在那期间没有聊到令人期待的话题,不过,李准并不着急,他一面谈些流行音乐或时装等无关痛痒的话,一面耐心等待对方发言。

  「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

  「谁买给你的?以公司的薪水再怎么赚也不可能买得起闹区的豪华公寓。」

  「……是吴京。」

  允儿语带嘲弄。

  传言果然属实。李准边想边将手掌移至她的乳房一带,并在她身后点点头。

  「被包养?还是当间谍的报酬?」

  他隔着罩衫一把抓住隆起的乳房。从触感来看,她里面穿的是无钢丝的半罩杯胸罩。

  难怪可以轻易摇动。

  李准缓慢地揉捏。

  「哪边先开始……我已经记不得了,现在两边都有。」

  「我竟然不知道吴京这么有魅力,而且,以他的收入也不可能买得起豪华公寓送给爱人。」

  「钱的来源是刘东,我们曾在这里搞过3P。」

  「精力很旺盛嘛。」

  「我对他们而言有利用价值。」

  李准一面想像,允儿在这个房间被前后夹攻的模样,脑海中同时闪过一个想法。

  「对了……我听说广告部用的模特儿几乎全是你一手包办……也就是说,你跟大制片厂的经理人关系良好,所以才能请到知名的模特儿罗?这种接待不是太舒服了吗?」

  「因为要展现商品的实力,需要有一流的模特儿。」

  「所以你才出卖身体,这也是吴京的命令吗?」

  「不是说过我有利用价值吗?总之,二科的情报会外泄、以及你们前几任科长会失势,全都是我一人所为,这么回答你满意了吧?」

  允儿的气息变得灼热。

  李准的乎伸入罩衫内,指头侵入胸罩一带探索乳头。

  触摸到肉珠时,允儿纤细的肩头一阵哆嗦。

  「不,我还有想知道的事。比如说……对了,我想知道你为何不隐瞒,要告诉我这些?」

  「不……呜……不知道……」

  允儿闭上双眼,手指逗弄乳头的刺激让她蛾眉紧蹙。

  她声音沙哑地低语着:「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为了公司?哪些又是为了自己?」

  「……」

  「要想进一步知道的话,抱我……比吴京更强烈……做完后,我再全部告诉你。」

  「好吧,就这么办。」

  刚开始李准充满戒心,深怕自己被设计,因为这里有可能安装窃听器。

  若她录下做爱的声音,事后再以胁迫性交之名向公司控诉,李准恐怕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然而,她的声音却充满哀怨与真诚,仿佛迷途羔羊般旁徨无助。湿润的眼眸或许不光是疼痛所致吧。

  是不是陷阱,很难评断。

  「啊……啊呜……」

  潜入裙内的手逮住允儿的沼泽地。

  李准决定放手一搏。

  「呜……啊、啊、啊……就是这样、再深一点……」

  允儿的声音、头、腰皆因快感而春心荡漾。尖锐的性讯号使局部阵阵刺痛,然后开始在背脊疾驰并直冲脑髓。

  这里是寝室。

  室内装潢虽不华丽,但家俱却价值不赀,到处都是有品位的装饰品,摆设细腻又一尘不染。

  允儿被按在玻璃窗上。几近全裸的身体与玻璃紧密贴合着。胸罩往上翻开,两粒裸露的肉球像是要挑战夜雾般压在玻璃上。

  冰冷的玻璃表面因她的体温而温暖。

  「啊……啊呜……啊!」

  李准的手指从后面抽送。

  动作虽不激烈,但他深知女人的要塞。允儿的G点不深,熟知阴道反应的李准,以一定的节奏进行连续攻击。

  阴道口开始产生热球。

  肿胀的G点是阴道壁的一部份,G点受到挤压后,甜美的刺激让允儿的背不自主地向后弓起。

  「啊啊!」

  允儿的屁股朝后方推挤,丰满的下肢阵阵哆嗦。

  连自己也惊讶的大量蜜汁不断溢出,汁液流出的淫秽声响不绝于耳。

  「真是厉害,光是手指就这么潮湿,这里已经汪洋一片了。你一向都这么容易敏感吗?看看自己玻璃窗上的好色模样,看不出来平常冷酷的允儿竟然这么淫乱。」

  「别说……这种事……啊啊啊嗯!」

  李准的手指整根埋入,拇指同时摩擦着淫核。

  眼前十一楼的美景一望无际。

  窗廉并未拉上,室内也灯火通明,对面楼层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允儿被手指侵犯、娇喘淫荡的姿态映照在玻璃窗上。

  二十出头的成熟肉体。

  连同性都为之赞叹的完美身段。胸与腰弹性有佳,丰满而激人。

  她做爱一向狂野奔放。

  性感带很敏感,高潮感也早已体验过,身边不乏男友宠爱,爱抚的手或插入阴部的阴茎随手可得。

  男人都会因她冷漠的外表与做爱时的贪婪兴奋不已。

  女人也有性欲,理所当然。因此,她从不烦恼快乐的后果。

  与生俱来的美貌与聪慧,使她经常以女王姿态自居。

  学生时代亦然……

  「要不要我从后面舔你?」

  李准低语。

  「不要……不可以!」

  「你希望我舔吧?」

  「怎、怎么会……」

  允儿陶醉地用头与臀左右摇动。

  「想要我舔对不对?屁股的洞穴一直在颤抖喔。」

  「是……是的。」

  「希望我怎么做?」

  一想到即将体验的快感,允儿的声带不禁开始活动。

  「一面玩阴蒂,一面把手指插进去那里……」

  「那里是哪里?」

  「阴道……把手指插到阴道里,同时舔肛门……然后再吸吮。」

  「你果然很淫荡。」

  李准吃吃地笑,声音逐渐下降。

  「呜……啊……对……就是这样……啊啊!」

  李准应观众要求同时玩弄三个地方,允儿两膝因而不断哆嗦抖动。

  隔着花苞揉弄勃起的肉芽,手指在阴道乱窜,舌尖则在肛门进出。

  喜悦的浪潮不断轻袭而来,裸露的下半身不断扭动。

  「好棒……好棒喔!」

  这种快感吴京不曾给与过。他与刘东经常恣意地贪求她的肉体,然后释放欲望,只顾自己享受从不考虑她的感受。

  与吴京初次邂逅是在企划一课的宴会上,她以祝贺「一流胸罩」系列成功名义和广告部长列席参加。

  当时允儿是广告部的新进职员,一点自信也没有,上司只注意到她的美貌与身体,毫不信任她的广告能力,也认为无此需要。

  纵使提出构想也被一笑置之。

  上司以暧昧的声音叫她不必多想。

  理应最注重女性感受的工作,让她尝到被当作花瓶看待的屈辱……不知挫折为何物的她,顿时陷入绝望的深渊。

  吴京花言巧语的接近,落单的允儿就这样酒醉,然后在换地方续餐时被奸淫了。

  此后两人便开始幽会。

  允儿身上只有女人的魅力。

  以此为武器有错吗?

  在吴京的指示下,她终于找回受伤的自尊。

  奉献身体为公司效命、徒有美貌会受嘲弄、脑筋不好会被厌倦,这些只有自己会碰上。

  不过,找回的自尊总觉得似乎既荒腔走板又无比空虚。

  「插进来……快点插进来!」

  允儿难耐地央求,向后突出的屁股左右晃动。

  肆虐的舌头离开肛门。

  接着,灼热的顶端抵在湿热的蜜壶上。

  「插……到底!」

  「有件事我想先问你。美纱为何会被技术开发部排挤?吴京有说什么吗?」

  「啊……都是你害的。」

  「我?」

  「吴京科长……认为你和美纱串通……他怕副董事长派的一角会粉碎……」

  「原来如此。自以为我会跟他一样利用她来搞破坏?果然如外表所见,真是个疑心病重的家伙。」

  李准蛮不在乎地说着。

  他抓住小蛮腰,滋的一声,一口气刺入。

  「啊啊啊嗯!」

  「以为马山部长会因此上勾吗……这么说来,从一开始就不是串谋罗?」

  被快感冲昏头的允儿,根本无暇理解李准的喃喃自语。

  阴道的充满让她呻吟出声。

  「那个男人很小心、也很胆小,都看刘东的脸色办事……好厉害……插到底了……求求你!快动!」

  李准将整根沉入的肉棒拉出半截,肿胀的龟头磨擦着阴道肉层,享受拖出的舒服触感。

  他开始有节奏地移动。

  每当屁股肉发出「碰、碰」声响时,允儿便「啊、啊」地娇喘呻吟。

  轴心反覆进出、充满阴道,硬又粗、如火烧般灼热,肉瓣不断被翻出卷入,直达子宫口。

  「插我……让我无法思考……用力……好棒、好棒!腰要溶化了……」

  每当李准撞击她舒服的点,性感的身体便因快感而颤动。

  窗玻璃响起一阵「轧轧」声。

  张开眼睛,允儿看见自己映照在玻璃上娇喘的脸。脸颊潮红,眼眸湿润,形状芙美的唇半张,唾液几乎从口中滴出。

  那是一张发情母狗的睑。

  后方插入令她欣喜若狂。

  允儿在自我陶醉中兴奋不已。

  被刺穿的洞穴在燃烧。

  仅存的一丝理性,正比较野心勃勃又好算计的吴京与不清楚底细但豪迈豁达的李准。

  自己保有自尊的方式真的正确吗?

  为吴京所做的事对公司也有益吗?

  不知道。

  「嗯、嗯嗯、嗯……啊啊!」

  二人转移阵地到床上。

  豪华的床别说是玩3P,连5P都没问题。

  李准仰躺,允儿跨坐在他的腰上,凶猛的肉柱剌入鲜红湿润的肉缝中。

  媲美模特儿的肉体狂乱销魂地扭动。

  挺立的乳房沉重地晃动着,肥厚的屁股上下跳动,积极地舞弄李准的刚直。

  「啊、啊啊、啊嗯!」

  李准两手捧住柔软的果实,手指夹住桃红色突起物。乳头立刻肿胀充血,彷佛要爆裂般。

  「往上顶……激烈一点……用力刺我!」

  长发乱舞的允儿不断淫叫。

  「允儿,你里面开始收缩了。」

  「不行……不行……要泄了……要泄了!」

  「我也差不多了。」

  「一起……一起!」

  律动的抽送速度开始加快。

  允儿伶俐的表情在李准的用力抽送下快乐地扭曲。

  结合部位发出激烈的声响。

  呼吸越来越急促。

  「要泄了、要泄了、要泄了!」

  允儿狂乱地扭动着屁股,急流般的快乐即将爆发,上半身后仰弓起,脚尖陷入、床单中。

  大浪淹没她的意识,电流通过背脊疾驰。

  她感觉肉柱变得更粗了。

  「要出来罗。」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准使劲抓住允儿白皙的屁股往体内射精。

  允儿恍惚地承受喷进体内的液体。

  两人的身体不断痉挛、泄洪,大量的粘稠种子直接注入子宫。

  允儿在幸福的余韵中哆嗦,这时她终于明白一件事。

  自己无形中在寻找某个可以救她脱离现状的人。

  雄性的性器还停放在体内。

  允儿试着缩紧。

  性器立刻变硬,开始充满整个阴道。

  「李科长……」

  「怎么?想再战一回合吗?」

  李准浪漫地笑着。

  允儿微笑,在结合状态下身体又开始晃动。

  然后,她开始道出副董事长、刘东和吴京,每个礼拜三都会在某家日式料理店进行秘密会谈一事。

  也不知何故,允儿竟开始认为,替这位难以捉摸的新科长效命似乎也不坏。

  (正忙的时候……我干嘛来温李?

  李准在饭桌上挟了一片稀有鱼种的鲜鱼片放入口中,然后拿起酒杯将日本清酒一干而尽。

  这是两天一夜的慰劳旅游。

  干部团没有来。年轻职员虽可藉机舒畅身心,但对督导长的李准而言却是无聊至极。

  大家手拿罐装啤酒搭着游览车朝海岸的温李街前进。女职员们负责观光,男职员们则立刻飞往温李区,尽情打麻将、桌球、和脱衣舞娘玩乐。

  然后,男职员们再和观光回来的女职员们一起宴会狂欢。

  接下来,就是结束时耍酒疯大吵大闹。

  宴会进行不到一小时,大家便已烂醉如泥。

  「课……长,你在喝……吗?」

  靖子的声音飘了进来。

  她的浴衣零乱不堪,与其说穿着,不如说是披在身上,内衣外露的景象让每个男职员们心猿意马。

  尚有一丝理性的男职员们,按住其他过度兴奋想扑上前去的同事。

  「和我做一次……不,做一晚如何?」

  靖子在男性职员失控的发言下,抱着一公升装啤酒靠近李准。

  对周遭立即投射过来的敌意,李准一笑置之。

  不过,再这样下去他很有可能会被暗算。

  「山野,不准挑逗大家,你喝太多了,去泡一下澡吧?听说这里也有丛林浴喔。」

  「丛林,丛林,丛林大火!」

  疯言疯语的靖子大笑几声后,哼着歇独自走出宴会场。

  有几个人余波荡漾地尾随在后,不过李准并不担心,他认为她自己应该有办法处理。

  当他松一口气再度举杯喝酒时,这次换允儿靠了过来。

  「李科长……前几天谢谢你啦。」

  不用说,允儿当然也是澜醉如泥。

  她的瞳孔湿润而煽情,浴衣虽不像靖子那般零乱,不过宽松的衣襟使乳沟若隐若现,一看便知道她没有穿胸罩。

  「你被看光了?」

  「咦?什么?」

  「胸部、乳房啦。」

  「讨厌……科长好死相。」

  允儿勾住李准的手臂,脸上露出妖艳的微笑。

  手臂有乳房的触感。

  不用说,这又引来全场年轻雄性们充满杀意的视线。

  李准想起自己在她公寓住处体验的快乐,好不容易用酒精抑制住的性神经,不禁又开始下令勃起。

  自己正处于内外受敌的情况。

  (糟糕,大事不妙!

  李准一面努力用丹田平息身体的欲火,一面打算逃离这是非之地。

  「科长、李科长,救、救命啊……」

  不必回头也知道。

  是美莎的声音。

  严厉的上司在豪饮宴会上成为攻击目标,李准眼角瞄到她不胜酒力的窘境。

  在周遭同事的强灌下,她已经醉得无法站起身来。

  「不行……嗯……不行……啊……对了,澡堂的瓦斯不是还开着吗?不关的话……嗯,不行、不行!」

  将倚在肩上打盹的允儿轻轻放下后,李准口中叨念着逃离现场。

  「科长。」

  美莎不断传来求救声。酒醒后,她大概会忘得一干二净,不过,其他伙伴应该会对她的行为追根究底。

  李准不排除其可能性。

  「对了……芙美不知要不要紧?」

  担心部属的李准,决定在去澡堂前先到房间探视情况。芙美似乎很喜欢泡温李,她有可能会泡到脑充血也说不定。

  所幸他事前已经查清楚,并将所有女职员的房间号码记在脑海中。

  「哎呀,头怎么昏沉沉的!」

  「不好,要是急性酒精中毒的话就危险了,得脱下衣服才行……」

  「啊!我觉得好丢脸喔!」

  「别在意,别在意,好啦,这样有没有舒服一点?」

  「这个嘛,好像有,呼!」

  「好~再脱下来一点,让胸部充分接触新鲜空气…哇,好可爱的胸部喔!」

  「是吗?谢谢夸奖。」

  房内有窃窃私语的声音--老谋深算的李准心知肚明,他突然将房门大开。

  「芙美,有关下礼拜的工作……咦?」

  榻榻米上的芙美毫不知耻地伸出双腿,大胆露出可爱的胸罩和内裤。

  眼眸湿润,脸部潮红。

  她好像对自己的遭遇一无所知。

  反观身旁脸色发白的年轻男职员,在看到李准后,瞠目结舌,一脸狼狈相。

  「啊,哈,哈哈,我看她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所以关心她一下。」

  「那可真辛苦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

  「不,不,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那么,我……告辞了。」

  年轻男职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离开房间。

  「哎……呀?科长,你什么来的?」

  芙美惊讶地抬头仰视。

  她的表情看不出半点警戒与防备。

  李准叹了口气。

  今后要怎么教育这个天真无邪的OL才好?……公司内部目前正一片混乱,在上下层明争暗斗、闹得满城风雨之际,她的周围却还是风和日丽,宁静安详。

  「好啦,今天到此为止,赶快睡觉吧,你醉了不是吗?太尽兴的话,会被男人强奸喔。」

  「安啦,安啦,因为有科长在,安啦……」

  替口齿不清、喃喃自语的芙美盖上棉被后,芙美立刻开始呼呼大睡。

  「真是棘手的部属。」

  李准叹气之余,那张天真无邪的脸突然让他感到无比的安祥。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波霸学院5c6

3.0分

3.0分 波霸校园f09

3.0分

3.0分 与波霸妓女3P518

3.0分

3.0分 波霸校园作者:不详2ff

3.0分

3.0分 [我的波霸美艳老妈]ee7

3.0分

3.0分 波霸(1-18章更新完)9b9

3.0分

3.0分 实习时约炮波霸厂妹517

3.0分

3.0分 实习时约炮波霸厂妹517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