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炮轰桃花源-淫妻奸情4b6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一、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 ……
夜幕低垂,华打初上,一眼望去尽是红男绿女一片繁华景像。
此时,童大贯亦随着人潮走到××大楼的门口,也许因为人潮太多使他流了满额的汗,同样也令他与梅美相约在此碰面的时间略为晚了些。不过还好,并没有迟到太久。
“嗨!梅小姐,对不起!我来晚了。”
梅小姐原本有些悻悻然,此时看到童大贯,转为笑脸盈盈的说:“人来就好了!讨厌!”
她趋过身来拉住他的手,似怕他会消失一样。
“先去吃饭吧!梅小姐。”
“都依你,叫我阿美啦!讨厌!”
“是!阿美。”
“讨厌!”
“嘻嘻……”
“啊!不来了,你讨厌人家……”阿美讨好的向童大贯娇嗔。
而童大贯此时已开始盘算吃完饭后的下一步节目,他深信要佔有阿美的话太容易了。
原来童大贯和梅美的认识实属巧合,而会有今天的约会与其说是梅美有意要报告童大贯,不如说是彼此被对方所吸引,而想进一步的接触。这是颇符合现代青年男女交友的原理,“只要自己喜欢有何不可?”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这位外表英俊挺拔而又能言善道的童大贯,因吃惯了女人的“豆腐”成性,也没有一个正当的工作,却又不可能一天廿四小时全部放在女人身上,于是他闲来没事便四处溜跶。
他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刚出门没多久,便看到巷口有一辆厢小货车将一名女孩撞倒。开货车的司机似乎不知道他闯了祸,并没有停下来。所幸货车仅为了闪避一辆突如其来的小轿车而从女孩的身旁轻轻擦身而过,女孩仅为轻微的擦伤,惊慌的跌坐在地上,地面上散落着几本公文。
童大贯赶快去帮女孩扶起来:“要紧吗?小姐!”
“呜!哎哟!”
“啊!啊……哪里痛?”
此时,童大贯发现这女孩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媚眼朱唇、皮肉晢白,身材更是一流,看她穿着短裙露出大腿,更极具诱惑力,童大贯不由得心砰然跳动起来。
“噢!这里有点痛,不过没关係。”
童大贯往她指的“这里有点痛”的地方一看,原来是她的左大腿上。
粉腿美得令人想多看几眼,一向好色的童大贯此时怎能够放失这大好机会。于是便顺理成章的伸出他的“魔爪”在她的两条粉腿上游走。
也许真的是感到生理上的抚摸而减轻稍许的伤痛,也可能是心里面的补偿作用,女孩并未感到真正的伤痛、反而觉得全身细胞活络起来。
“啊……噢……哦……”她媚眼微闭,似乎有些陶醉。
童大贯游走一阵之后才停止抚摸。毕竟这里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街道上,况且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抟得女孩的好感,期待有下一次的正式约会,童大贯“忍痛收手”,并帮女孩拾起地面上的公文。
女孩是一位上班族的职业妇女,在某大企业集团担任负责人的特别助理,算是个有高尚职业而又有高收入的工作者。女孩也许常接触商场中冷酷而虚假的一面,对于童大贯潇洒自然而又“拔刀相助”特别有好感。
未了,他们互道再见并留下自己的姓名及下次见面的时间及地点,才依依不捨的分手。
这位年轻美丽的女特别助理正是前面跟童大贯约会的梅美小姐。
童大贯已经有一个月的光景没有碰过女人了,自从罗春媛投入他人怀抱后,便没了大快朵颐的上好食品哩,更何况春媛乃是想借他的种来帮她的丈夫怀孕生子以传宗接代。无奈她的丈夫怕她爱上他,而匆匆忙忙断绝他们的来往而毁约,春媛的丈夫拿了笔钱当作毁约的赔偿金草草了事。
童大贯向来吃软饭,刚好可以用这笔钱来支生活费,然后重新开始,否则没有多久,童大贯就要坐吃山空。
童大贯的父母给他一身足够吸引女人的条件,使得他在面对女人时可以左右迎源而大享齐人之福。
童大贯固然艳福不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月后他又遇到了梅美。
二、夕阳无限好 人约黄昏后 …… ……
这家料理店总共是四层楼高的建筑物,四周花草树木,里面的摆设完全仿造日本的造型,而三、四楼格局成旅馆以供客人休息住宿用。
两人在愉快的气氛中吃了丰富的料理,他们像情侣般的沉醉在爱河里。
不久,他们被服务生接待到四楼的一间客房里。哪用说,男的有爱、女的有情,童大贯和梅美决定在此过夜,此乃人之常情。
童大贯在服务生离开之前特别交代:“如果没有特别事情,请勿打扰。”
服务生瞄了梅美一眼,会心的一笑,匆匆而去。
梅美把落地窗帘拉上,然后将床头边的音乐按扭打开,侧头向大贯抛了个媚眼,然后梅美开始宽衣解带。
当她解开胸前的第一颗钮扣,梅美的两颗豪乳立刻暴跳出来,在他的面前炫耀着。
她的皮肤细腻白嫩,等到梅美褪去上半身的衣服成半条美人鱼的同时,大贯也开始解开自己的束缚,眼睛更是盯着梅美诱人的胴体不放,口水也慢慢流出来了。
不久,两人都一丝不挂的站在对方的面前。她们迫不及待的互相拥抱、热吻着,热情如火地燃烧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梅美肌肤光滑而极富弹性,他疯狂的在她的身上贪婪地狂抓乱吻。
“啊……啊……唔……唔……噢……噢……啊……”
大贯一手抓住一个豪乳,埋首中间用鬚子乱刮,然后咬住她的乱头猛吸。乳头被他一阵猛吸,立刻坚硬起来。
“啊……贯哥哥……唔……唔……噢……好美……好……好……美……哎哟……嗯……嗯哼……贯哥……啊……啊……”
阿美的兴奋使他全身的热血沸腾。他用力的搓揉着豪乳,豪乳便不规则的摇摆。阿美的胴体不停的扭摆,香汗涔涔而下。她迷人的媚眼微闭,舌尖不时往外伸并围绕在双唇上下左右打转,更是迷人至极。
“啊……要……死了……噢……嗯……亲哥哥……亲……亲……啊啊……唔……唔……我……我……啊……要…你……你……唔……哎……哎……”
大贯把梅美的大腿分开,那迷人的桃花洞便出现在她的两条粉腿顶间,淫水已流了一大片,他伸手一探。
“啊……唔……唔……唔……哼……用……力……用力……唔……不…要停……不要……啊……要……要死……死……是……是……唔……唔……啊……用力……插……抽……啊……妹妹……好乐……唔……不要……停……”
“卜……滋……卜……滋……”
阿美的桃花洞相当狭小,这令童大贯更加满意。
童大贯再也忍耐不住,立刻起身将梅美的两条美腿放在自己肩上,随手抓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上,这样可以插得得深入些。
“快快……快等不……啊……好人儿……给我……唔……唔……”梅美急着想他的鸡巴,催促着。
“好妹子……我……我这就来……唔……塞不进……去……嘿……”
她急,大贯更急。梅美的洞小,他越急反而越不容易插进去。
“哎……哟……哎……哟……贯哥哥……行行……好……快……快给……妹妹……唔……唔……对了……就是……这儿……啊……插进……来……吧……插死……妹妹……嗯……嗯……”
她急得大叫着,索性用纤细的小手握住他的阳具,将龟头塞在自己腔口的位置,叫大贯立刻冲刺。
“噢……噢……啊……对……对……用力……用力……顶住……顶住……啊……天啊……唔……好样……啊……好大的鸡巴……啊……塞得……好满……唔……妹妹……好胀……好爽……唔……我要……咬住它……唔……嗯嗯……哎哟……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对……用力……干……干死……我吧……干……顶……嘘……嘘……快、快……妈呀……妈~~妈……呀……我……升天……升……天了……”
梅美被大贯干得死去活来、昏昏沉沉,娇喘着,口中一阵狂叫,双手在他身上猛抓,他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身上交织着一片美女出浴图,因为她的香汗也早已淋漓而出。
“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
阳具在她的阴户内进进出出,使她更加疯狂了。
大贯抽插了一阵之后,觉得阳物奇痒难耐,龟头的地方更是赤热无比,他意识到快射精了。
女的并没有达到高潮,男的更想多销魂片刻。于是他暂停下来,并借由更换姿势而获得暂时休息的机会,使他的阳精也暂时的忍住。
“阿美!你扒下来,屁股要抬高。”
“唔!贯哥哥……你好厉害!妹妹都依你的。”
阿美的身材真是绝伦无比,这样的姿势使她的曲线更表现得完美动人。
此时,大贯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清阿美那醉人的桃花源洞就在她那屁眼下的地方,彷彿在向他不断的召唤,阴户的周围尽是方才寻乐所留下的战果,像是沼泽地带的生态环境。
大贯爬上去,大手就抓着她的两片肥臀,阳具便对準着她的阴户。
“哎……哟……”阳具进去了,她舒畅的叫了起来。
又是一阵狂抽猛插,阿美的那对奶子便不停的摇动,大贯的手也不停的去抓它们。她丰腴的双乳经过他的抓拉,使阿美更加的兴奋,阴户内被阳具猛戮,淫水更不停的外洩。
而大贯则像一头第一次行房的猛狮一发不可收拾。
“唔……唔……唔……嗯……好丈夫……好爹爹……爹……好好……美……好大……大的……唔……鸡巴……唔……用力……用力……啊……我……来……来……啊……妹妺……快……来……了……”
“唔……妹妺……妹……等哥哥……等……啊……鸡巴被……妹……妹……妹咬得好……舒服……妺妹……的洞……好美……噢……等我……哥哥……快射……射……唔……”
童大贯此时自知再也忍不住了,于是用力一阵狂插猛抽,把阿美的阴户搅得“啾啾”作响。
十秒钟左右,大贯的全身一阵抽搐,阳具一阵抖动,便将他的阳精射向阿美的体内。
此时欲仙欲死的阿美被阳精一射,更是兴奋无比。身体一阵哆嗦,口中喃喃自语,火蛇吐珠似的,朱唇微开:“唔……唔……啊……我……我……来啦……唔……”
阿美终于达到了高潮,倦伏在床上,被单都沾满了她的淫水。
两人经过一段缠绵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半夜,童大贯和梅美又燕好了一次。
可是,等到次日童大贯醒来时,已是快近中午时分,服务生来问大贯是否长住,否则留宿时间已到,必须退房。
大贯看到化粧台上有一封留信,信封上写着“童大贯先生亲阅”,而此时梅美已不在身边了。
童大贯似乎意识到甚么事了:“退房!先生。”
服务生知道童大贯不再住宿后,便很有礼貌的离去。
“大贯哥哥!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一夜的风流令妹妹永难忘怀,真希望夜夜风情长缠绵。可是今天妹妹奉老闆之命要前往欧洲考察,恐怕短时间内不会返国。妹妹需要像贯哥般的男人,却也希望活得有目标、有理想。你的生命只有女人,总觉得缺少很多,不适合做妹妹长期的男人。仅以一夜报答贯哥哥拔刀相助恩情,希望下个女人会更好,再见! --阿美”
三、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 ……
童大贯和阿美的关係匆匆结束,他又孑然一身,日子很难过。没有女人的日子对童大贯而言真是度日如年。
也许上天对某些人特别眷顾,像童大贯就是其中一个,没多久他就泡上了一位千金小姐,并且意外的和她结婚。这对他而言,似乎有些不寻常。
就在洞房花烛夜时--
童大贯道:“娘子,你日累了一整天,我们早些歇着吧!要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
童大贯走了过去,抱起了她那娇躯,轻轻地让她平躺在床上,并将墙上的灯关小,开了粉红色柔和的灯光。
童大贯先将自己的衣服除去,然后也将她的外衣除去,当他接着脱下她的内衣的时候,那内衣上一阵阵香味扑鼻,他觉得意乱情迷,心里邪念横生,性慾冲动,那大鸡巴也随之而勃起,于是他将郭小莉身上的衣服快速剥下,于是两个人瞬间变成了原始人。
童大贯现在虽然慾火高涨,但是也加以抑制。
他现在坐在她的身边,欣赏着一幅美丽的玉体:那一头乌黑的秀髮、娇艳可人的脸蛋、鲜红细嫩如脂的粉颊、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挺立耸着,那玲珑的曲线、圆圆的粉臀白里透红,阴户如桃般地高挺,阴唇红如涂丹。
他欣赏她那动人的胴体,静静地期待她的爱抚,但是待了一会儿仍无动静。
她说:“快点啊!你在想什么?”
童大贯听了美梦方醒!
童大贯伸出手在郭小莉身上的两只乳房上轻轻地揉搓,然后左手沿着小腹渐渐地向下移动,来到了那汨汨流水的泂口,他先在阴唇上用手掌轻轻地旋转着,她的娇躯也随着他的旋转磨擦而开始了她的扭动了。
然后童大贯用他的食指在那狭窄的肉缝里上上下下地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葡萄上轻轻地扣着,每当扣那粒阴核时,她都发出了令人颤抖的浪声。
“哎……唷……唔……好……痒……唔……嗯……”
她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慾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着手指的不停抽送,缓缓地从洞内流出。
她似乎难以忍受挑逗,因此将他正在抽送的左手给拨开来了,然后郭小莉一个翻身,就抓着童大贯那个正在一抖一抖的大鸡巴,她失声叫道:“大贯,你这支肉棒又粗又长,待会儿怎么进去?看来我今晚非痛死不可。”
童大贯道:“小莉,我知道我这只肉棒比常人的粗而且长,因此我才不敢立即就插入。”
郭小莉道:“那你光是用手指抽送,也不是办法啊!我看你就用鸡巴轻轻地插一下吧!”
童大贯听到这话,如奉到圣旨般,看来他的怜香惜玉之心是多余的。
于是他像饿虎扑羊般地趴在郭小莉的身上,童大贯虽然将身子压在郭小莉身上,但是他将重量支撑在两个手。于是他先低下了头,贴上了嘴唇,而舌头伸入她的樱唇之内直挑直转,吻得她气喘如牛。
郭小莉迫不及待地用手抓进童大贯的大鸡巴,对準自己的洞口,轻轻地放準了位置就接在一起了。童大贯的腰部也随着她的手,微微地用力顶。
他慢慢地抽送,每次使鸡巴进入一、二分,他继续地抽送,她的玉手受到阴户和小腹的压迫,也就拿开了。
当她的手一移开,阴户和小腹已无阻碍,于是他抽送了二十余下,整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完全被吞没!
他觉得鸡巴在洞内受到极大压迫,每当鸡巴抽送时,两片阴唇随之而翻出。插入时,亦随之而一吸一吮。
两人越战越勇,他抽送速度也就越快。
郭小莉也感到无限地快乐!
鸡巴下下直抵花心!
童大贯见她没有痛苦的表情,于是就长驱直入,抽送速度真是难以形容!
郭小莉她忽然受到这猛烈的抽送,她大叫:“啊……啊……会……痛……唔……唔……啊……啊啊……轻……一……点……唔……你不……要……那……么……急……嘛……啊……啊……慢……慢……来……啊……唔……唔……嗯……嗯……啊……好……好……慢慢……来吧……唔……”
郭小莉一面呼叫,剎时两腿一夹,两手在童大贯的身上乱抓,眼泪也随之而出。
他停止了抽送,然后低下头,吻着她道:“亲爱的,待会儿我会轻轻地插,忍耐点,第一次总是会如此的!”
过了一会儿,她的泪水自动收回,两眼渐渐泛起一股奇异的光彩。
童大贯道:“你既然怕痛,那我们今晚就此为止!”
郭小莉道:“亲爱的,你不要存心整我,你不能让我快乐,那今晚我怎么睡得着?”
童大贯道:“这话是你说的!”于是他伸手将她的玉体抱起,来到了床沿。
“娘子,你将上半身伏在床沿,而两腿撑地。”
郭小莉道:“你的花样可真多!”
童大贯道:“不错,但是这样你能快乐无比!不相信,待会儿你就会嚐到甜头了!”
于是他走到郭小莉的背后,将粉腿向外拨开。此刻她的臀部翘得高高的,两片阴唇也张得大大的。他手握住鸡巴在阴户旋转磨擦,她那阴户内的肉受到龟头的磨擦,整头臀部猛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
她浪说:“唔……唔……我……我……受……不……了……啦……我……好……快……乐……啊……唔……嗯……啊……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啊啊……嗯……唔……快……快……我……求……求……你……快……快……啊……”
他低头一看,那浪水已经流满了一地。于是他将大鸡巴对準洞口,徐徐地送入。他节节地插入,不敢长驱直入。
抽送了二十余下,大鸡巴已全然插入,但是此时他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阴唇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鸡巴在穴内猛旋转着。
这么一来,郭小莉整个人已非常的舒服,昏昏沉沉,口中的叫声已停了。
他见她毫无动静,于是他使劲地在她的粉臀上拍了一下,她才恢复了知觉。
她道:“大……贯……我……实在……受……不……了……啦……里面……太……痒……啦……你……插吧……干吧……啊……啊……唷……”
于是他将右手抓着乳头,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阴核,然后挺起小腹轻轻地抽送。这么一来,三面夹攻下,只觉得他只插了那么十余次,她整个人已疯狂地叫道:
“哎唷……哎……唷……啊……啊……唔……嗯……好……快……乐……快……乐……唔……亲……爱……的……达……令……唔……唔……呼……啊……啊……你……真……行……真……行……插……得……我……好爽……好……舒服……啊……好……舒……服……唷……达……令……”
郭小莉虽然身为千金小姐,但是被插得快乐,什么话都说了出来,脸皮也厚了。她的身子现在就如同大浪中的小木船,猛摆猛摇,疯狂的情景是少见的。
童大贯越干越起劲!为了满足她的需求,为了他自己也能达到高潮,他又急急地冲刺,二十几下来,她又失声叫道:
“哎……唷……好……痛……好……痛……唔……嗯……啊……啊啊……我……唔……唔……我……已……受……不……了……啦……唔……唔……”
经过这一番缠绵,她的快感丛生,舒畅无比!对她那痛苦的叫声视若无见,他继续让自己销魂!
过了片刻,郭小莉的玉体在打颤,纤腰猛摇,一骨碌的阴精流了出来,随着龟头暴涨、阳物直抖,阳精直捣花心,瞬间两个人高潮迭起!
上床之后,又是一阵缠绵,相互拥抱,沉醉在梦乡。
第二天早上,童大贯与郭小莉同时醒来。
这时,童大贯早已恢复了体力,慾火难禁,那条大鸡巴也脱颖而出,青筋暴跳,好像一根紫色的大棍子一样!
郭小莉一见此物,立即笑颜逐开,毫不害羞地伸出玉手握住玩弄,并将肥臀向上抬高,两条粉腿自动地左右分开,急急将手中的大鸡巴插进自己的阴户。
童大贯用力一顶,淫水四溢,波浪满天!
她叫道:“哎呀……大……贯……痛……死……我……啦……大……贯……唔……轻……轻……点……啊……”
“真的吗?你受不了?”
童大贯说着,挺起身子,把她的肥臀顶高,他抱她的玉腿,也摆在自己肩头童大贯猛烈向前冲击。
女的挺起肥臀,向上迎凑,纤腰款摆,媚眼含笑,同时她用上力量,阴户中一吸一吮地吸吮着他的大龟头,乐得童大贯不由自主地失声叫:
“小……莉……你……真好……再……多……来……几……呵……唔……啊……啊……”
说着一阵狂插,全力以赴,犹如狂风暴雨!
郭小莉淫兴大发,雪白的肥臀像石磨一样旋转不停,银牙紧咬、秀髮散乱,嘴中不停叫道:
“大……贯……用力……现……在……是……要……你……努……力……的……时……候……了……哎……呀……心……爱……的……你……真……好……我……痛……快……死……了……唔……唔……”
虽然是洞房花烛夜的第二天早上,但因童大贯操之过急,倾刻间汗流夹背,喘气嘘嘘,渐渐不支地叫道:
“小……莉……我……实……在……没……没劲……了……让…我在……休……息……休……息……吧……亲爱……的……小……莉……是你……应该……进……攻……的……时……候……啦……嗯嗯……来……来……啊……”
童大贯提出要求,只见郭小莉眉头一皱,问童大贯道:“如何在上面呢?”
童大贯用力抱紧郭小莉的腰,一个猛龙翻身,叫小莉自己滚在身下。
这种姿势叫做“倒扭鸳鸯”,又名“倒烧蜡烛”!女人在上可以自由操作,深浅由之。
这时乳小莉饥渴淫蕩,像一头兇猛饥饿的狼,玉体骑在童大贯的身上,猛起猛落。
淫水“咕唧!唧唧!”地响着,床上湿了一大片,同时她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
她叫道:“大贯……快……快……快……把……嘴……巴……张……开……我……的……精水……快……要……流……出……来……了……你……一……吻……它……就……流……出……来……了……”
她伏下身子,用舌尖舔着大贯的嘴唇,鼻子里哼着。童大贯把嘴张开,吸着她的舌,同时伸手抚摸她那高耸的大奶,两人吸了一口长气,相互紧紧地抱在一起。
许久……许久……
童大贯道:“小莉,过瘾吧?”
郭小莉道:“痛快死了!”
童大贯抱住郭小莉走进浴室。
这是一间特别情心设计的卧室,四壁淡红刷色,配衬着深赤色的家俱,化粧台、穿衣镜、沙发、茶盘、席梦思、衣柜……在暗淡的灯光下,犹如仙宫!
童大贯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她说:“大贯!”郭小莉顺手在床沿抓了一件软毛巾,给了童大贯,斜着眼睛说道:“替我擦乾身上的汗!”
这郭小莉的差事,是天下所有男人最喜欢的、最乐意做的美差事!
童大贯轻轻地替她擦起来,粉臂、大奶、纤腰、玉臀、和那一双香脚……从上到下,他小心地擦着。
她一面享受,一面同他谈话。
郭小莉道:“大贯,你还饿吗?”
童大贯道:“在你的身边,我是永远吃不饱的。”大贯说着,拉起她的两条粉腿,挺起长长的鸡巴,狠狠地刺了进去。
只听郭小莉“啊!”的一声尖叫。乳小莉这一声娇叫不太要紧,却惊动了邻居小妹红红,她昨晚心神不宁,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早就听到有人在浪声谈笑,令她心痒痒。此时又听到一声惊叫,使她不禁生起了好奇心。
于是她披衣下床,用极轻微的脚步,走到窗前。
窗里挂了一条墨绿色的布帘,露出一条缝隙,红红闭着一只眼,偷偷地看了起来。小妺只见室内灯光闪着浅色的光亮,两个赤条条的男女正在床床上表演精彩节目。姊姊郭小莉雪白的肥臀下,垫着两只绣花枕头,两条粉腿盘在姊夫的铁臂下,柳腰狂摆,嘴里不住浪叫:
“哎……唷……哎……呀……痛……痛……啊……”
她的额头紧皱,小嘴巴斜斜的,装模作样的,其实,她恨不得把他的大鸡巴吃进去。
童大贯两只兇猛的眼睛,热烈地望着她那具洁白的美丽的玉体,他的手抚摸着她的曲线,他的大难巴猛烈地冲击着,这一次他进入她的阴户,是十分滑润温暖!
她叫道:“哎呀!”
她哼哼的声音,由快而急,眼睛渐渐地合上了。整个的她在颤抖,像生命的水在波动着。最后她像死去一般地一动也不动了,完全在静默中,也完全失去了意识!
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童大贯和她一样陷在无底的深寂中。在这样的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出声的。
当她的意识转醒时,她把娇躯紧紧地依靠在她的胸前,娇声地道:“大贯,我太满意了!”
童大贯道:“小莉,我也满足!”他温柔地吻住她。
郭小莉道:“大贯,你爱我吗?”
两人打情骂俏地又在床上打滚了起来。
童大贯把她骑在下面,伸手抓她的胁,触到痒处,她的两条两条玉腿上下弹动,不停地格格笑。
在窗外偷看“室内春光”的小妹妹,早已忍不住心动动蕩,双腿疯痪难行,阴户里涌出阵阵春潮,裤底湿了一片。
从这天起,童大贯每夜都和郭小莉交战。
四、郎有情妹有意 …… ……
小姨子郭红红正值青春少女,虽然她早已偷嚐过禁果,但是那一段鸳鸯蝴蝶梦的日子毕竟来得快也去得快。当时只因为好奇跟一群男生去夜总会跳舞,认识了一个叫小开的男子,就在那一夜她奉献了她的初夜,也初嚐被男人玩弄的美好滋味,以后她似乎天天需要了。
小开确实也是一个颇能干的男人,散发青春气息的郭红红不仅奔放而淫蕩,做起爱来除了经验不足外,其味道毫不逊色于成熟妩媚的女人。
红红真正跟男人有交臂之欢的开始者起源于小开,也结束于小开。不过,半年来红红再也没有给男人玩过,她实在难过而夜夜思春。原因是小开因为结交一些江湖上的朋友而触犯了刑法,使红红一开味便啷噹入狱,这回简直是折熬了郭红红。
郭红红想男人。
郭红红爱男人。
郭红红需要男人的爱。
她再也难以压抑。
现在,童大贯跟姊姊小莉新婚,俩人恩爱有加,日夜厮杀,她目睹姊夫高大的身体,毫不留情的把姊姊干得飘飘欲仙,她实在很想跟姊姊一般地让童大贯骑在身上,想必那滋味一定很耐人寻味吧!
于是郭红红常常有意去勾引童大贯,而嗜色如命的童大贯岂会不明白。只要有机会,乾柴烈火,郎有情妹有意,姊夫和小姨子随时都会爆发另一场战争。
小莉看到眼里,并不生气,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潜意识里,向来和妹妹有福同享的姊姊小莉倒也希望丈夫能好好干一下妹妹,这样可以让红红享受鱼水之欢,更可以磨练大贯的作爱技术,这样岂不一举两得?
有一天,姊妹的父亲交办小莉要去外汇银行办事,家中就剩下童大贯和红红妹妹了。
红红期待的机会终于来了,现在能够单独的和大贯相处在一起,真是千载难逢。
等姊姊出门后,红红还特别去淋浴,浴室的门并没有关紧,“半遮半掩。她的诱人胴体可以从门缝瞧得一清二楚。红红拥有一副傲人的身材,两条粉腿笔直而圆滑,臀部肥美而具弹性;腰部如柳丝,丰满的奶球像南瓜。她边洗边清唱着流行歌曲,等待着即将来临的快乐。
不一会儿,红红淋浴完毕,拿着浴巾将身体拭乾,穿上衣服,逕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大贯即刻跟着走过去。童大贯来到了小妹红红的房间,在她的床上迫不及待地将红红的衣服除尽,然后再脱去自己的衣裤。
此时两人已是一丝不挂!童大贯那双贪婪的眼神不断地在红红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了呢!他忍不住讚道:“好迷人的身材!”
忽然童大贯两手用力一推,便把红红推倒在地上,再把那双粉白细嫩的玉腿大大地分开。
这时,童大贯已到了慾火焚身的地步,无法控制。他站在床前,立在红红那两条半屈而大开的大腿之间,用手提着粗硬的大鸡巴,正对準阴户。
红红侧着头,双目紧闭,像是犯人正在等着法官宣判,紧张得心跳加速。
童大贯的鸡巴对準玉户,“滋!”的一声,全根尽入。
“哎呀!”红红一声惊叫:“你这人怎么这样狠!不能轻点?”
童大贯道:“我这人就是这样!”
于是,房内又暂时静寂,只有童大贯的臀部往前挺时,所发出来的“咕唧!咕唧!”的声音。
童大贯的双手撑在床上,支持着上身,他低下头,在欣赏着自己的大鸡巴在红红的阴户洞口进进出出。
令人销魂啊!
有时还会空出一只手来,在红红丰满雪白的乳房上,东摸摸西捏捏的,一面调情,一面轻插。
渐渐的,童大贯的抽送加速了,“滋!滋!”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了!
童大贯边插边欣赏,又把速度给慢了下来。只见自己的阳物,在阴户里滑进滑出的,煞是好看!
滑进时,红红约两片红润阴唇也跟着往内陷;滑出时,阴唇也跟着往外翻,同时兼带了不少的淫水出来,整根鸡巴已是滑润异常。
童大贯饱尽视听之娱,全身上下的千孔百骸,无一处不在享受。
童大贯浅送轻抽,在每隔六、七下之后,他就会来一次猛插到底。
如此的循环,这样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出招,总是会引起红红的一阵娇喘和无限媚态!
红红一直没动地半躺着,任由童大贯摆布。但是红红比较喜欢深入疾出,重重穿抽,因为这样才能抵到她的痒处。偏偏童大贯又是浅出多深入少,这种滋味实在是太逗人了啦!
于是小妹红红被他挑逗得穴内奇痒无比,不得不把肥臀往上一抛。童大贯见红红有了反应,不由心中大喜,猛然地抓紧她的身子深插急抽了起来。
红红正被他逗得骚痒难耐,忽得这种深插急抽,真是非常地舒畅。
不禁哼道:“唔……唔……嗯嗯……好……好……好……对……对对……对……你……真……了……解……我……嗯……唔……唔……爽……爽……啊……好……”
童大贯听到了她如此地哼着,他兴奋极了!一直猛攻,每次都直抵花心。
红红忍不住叫道:“唔……唔……姊……夫……你……用……力……用……力……吧……嗯……唔……啊……好……对……对……对对……啊……啊……唔……嗯……唔……呵……唷……好……好……快……快……点……啊……嗯……唔……再……快……些……啊……”
童大贯一听红红浪叫,就像打了一针催情剂,连命都不要似的,大干特干起来了。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汗水,而且也喘得张口瞪眼的,气喘如牛啊!
红红给他这种不要命的干法插待全身舒服异常,口中呻吟:
“唔……唔……唔……好……好……痛快……快……啊……唔……唔……好……痛……快……啊……快……乐……死……了……嗯……唷……唷……哼……喂……对……对……再……重……一点……吧……好……舒……服……啊……”
同时阴户中不停一张一合地,花心不停地吸吮着童大贯的龟头。
童大贯此时正干得正起劲,上气接不了下气地直喘着,忽然被红红这么一吸吮,他的龟头一阵酸麻,全身一抖,精液不禁地射了出来,射到了红红的穴心。
两人力战一阵,终于得到了高潮。
也正在此时,姊姊郭小莉已经从银行办完事回来了。
小莉一回到家,就传来那种淫声媚语,这种声音不断地传来,而且越来越激烈!郭小莉也听得慾火高涨,春情大动,于是她轻移脚步,张着眼向板壁的小缝中望去。
只见童大贯和妹妹一丝不挂地,全身赤条条地在耸动着,口中不时地浪叫。她这一看,心中便砰砰地跳起来了。
原来童大贯是躺卧在床上,而妹妹则骑在他的身上,大起大落地用阴户套着他的大鸡巴。红红她那对挺耸的玉乳,随着她的起落也一抖一动地跳跃着,就像会使抖落以的令人担心!
这时红红像是感到无限的快乐,她骑在他身上加速地起落,同时,臀部也一前一后地挺动起来。童大贯的大鸡巴处于被动地位,她将阴户紧紧地夹住大鸡巴套上套下。
此时郭小莉忽见红红疯狂地大起大落,好像穴中痒得不可忍耐似地,红红这时需要大鸡巴来止痒才会奏效。她时而左右套动、时而前后挺动,偶尔她也会用阴户紧紧夹着大鸡巴磨转起来。
顿时两人如大海的飘舟,摇摇蕩蕩,穴中的淫水如水箭般地四溅!
红红口中又浪叫:“好……贯……哥……太……舒……服……啦……唔……唔……唷……这……样……插……得……好……深……好……深……啊唷……好……好……丈……夫……你……插……得……好……深……好……紧……啊……你……你……舒……服……吗?……嗯……嗯……唔……唔……太……美……了……太……美……了……啊……啊……好……”
童大贯笑道:“你真会玩,这种滋味的确不错!”
童大贯虽然是在下面,但是他亦把大鸡巴一挺一挺的不断地向上干着,两手在她垂下来的玉乳上不停地揉搓。
红红此时已气喘连连,香汗淋淋。
童大贯道:“红红,你可累了?”
红红娇喘嘘嘘道:“不……不……不……会……的……啊……啊……我……好……舒……服…好……舒……服……一……点……都……不……觉……得……累……啊……唔…唔……嗯……好……美……美……死……了……”
童大贯道:“唷……唷……我……好……酸……唷……好……酸……”
说着,他用手推着她,使她坐起来。此时两人都是坐着,红红坐在他的大腿上,把大鸡巴插在她的阴户内。童大贯也搂住她的腰,下面的大鸡巴挺动着。
这姿势,大鸡巴可以直抵花心,阴户一直套到鸡巴的根部,两人都觉得非常舒服。
红红被顶得大叫:“唔……唷……嗯…啊……好……美……好……美……啊……亲……亲……你……真……是…个…好达令好丈夫唔啊……好……贯……哥用力吧……再用力……嗯……你……的……大……鸡巴……太……可……爱……了……哎……唷……爽……死……人……啦……唔……唔……嗯……嗯……”
郭小莉看到这里慾火燃身,她没有想到看别人作爱竟然更具刺激。全身上下的细胞更活络起来,她的阴户流了不少的淫水,令人难耐。
她索性去推妹妹的房门,没想到门竟然没有锁上。小莉的举动似乎使房内的两人错愕不已,但并不太惊慌,彷彿大家颇有默契默认了。
小莉也顾不了羞耻,立刻加入战争,再一次的掀起另一波的激情。
红红被干久了,已舒服透顶,而小莉是宛如饥饿的羔羊,迅速的解去自己的衣服。小莉把妹妹拉开,让丈夫的阳具离开红红的桃花洞。
“咕……唧……”由于红红的淫水多,阳具抽出来时声浪大响。
此时,小妹娇伏在床上微微抽搐,在阳具拔出来的同时得到了高潮,不停的娇嗔着。
“噢!噢……娘子……啊……啊……好爽……嗯……”童大贯大叫,因为小莉已经骑在他身上,那粗壮的阳具硬生生的被她吞噬在桃花源洞。
小莉上下的套弄,两片阴唇随着她的蠕动而一吐一纳,阳具就在当时被爽得酥麻难耐,大贯忍不佳叫爽。
小莉的肥臀扭摆着,两颗肉球在胸前摇晃着,非常性感。
“呵……好大……哦……好大的奶奶……唔……啊……用力……对了……唔……娘子……好……紧……啊……夹死……大……鸡巴……啊…爽死……了……噢……”
就在此时,小莉将两只小手抓着自己嫩得像竹笋般的奶子,并用力的搓揉。
“嗯……哼……嗯哼……贯哥……好大……的……鸡巴……唔……插……插的……小莉……好爽……”
大贯两手放在她的肥屁股上,便上下左右的胡乱摸。
女人的屁股也是一处相当敏感的性带。
小莉疯狂了,她淫蕩的大叫:“嗯……嗯……嗯……啊……哈……打……打我大屁股……啊……拍……拍……我……啊……”
大贯立刻在她美臀上左右开弓,拍了几下。小莉的骚劲更猛更强,淫水涓涓而出,大贯的阳具立时感到更滚热、更麻酥、更膨涨。
两人便在红红面前不住地尽情疯狂作爱,而且更换不同的作爱方式。小妹红红也只叹大开了眼界,直呼过瘾。
最后,大贯把鸡巴拿出来,并叫小莉躺下来,于是大贯把那根大阳具夹在小莉双乳峰中间,进行乳交。
小莉的奶子够大、够肥,把阳具包得紧紧的。大贯立刻在豪乳间显示男人的威风,猛刺猛冲。豪乳在他的剧弄下颤抖不已,看在童大贯的眼里,性慾倍增,他再一次的冲刺。
“哎呀……唔……刺死……小莉……啦……噢……快快……快啊……大鸡巴……哥……哥……不……要停……啊……给……我……唔……唔……”
又剌了一百多下,豪乳彷彿随时会被他刺破般,红炵炵的,乳沟间湿湿滑滑的。小莉吐露信舌、朱唇微张、媚眼惺忪,陶醉在狂乱的爱河里。
再过了一会,童大贯全身一麻,精关一开:“啊……我……来……了……”
“咻!咻!咻!”鸡巴的阳精射了许多,小莉的两只大奶子上尽是大贯高潮后的精水,两人都相当满足。她用手在自己的肉球上来回抹转,精水泛滥成一大片。
就在此时,小莉、红红姊妹的父亲郭信男写然闯了进来。这下非同小可,郭老怒不可遏,三步併作两步,便给三人每人两记耳光:“荒唐!荒唐!混蛋!”
原来郭老乃名人绅士,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颇负盛名的郭家,竟然自己的女婿和两个宝贝女儿堂而皇之的大作三角习题,使他难以忍受。
次日,童大贯被岳父大人扫地出门,他的大享齐人之福美梦也就草草结束,回到从前。
古人常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童大贯身旁没有女人可供玩乐,他的日子就难挨了。没有女人,他的心情就不开朗。因为,他一直靠他的外在条件活在女人的生命里。只有女人,他的人生才有意义,否则他没有乐趣,而且整时会困坐愁城,他只能吃软饭。
有喜欢吃软饭的男人,自然也有喜欢提供软饭的女人,这也就是男女微妙之处。也许男欢女爱,人之常情。
天无绝人之路,幸运的童大贯在短暂的沮丧之后,没有多久,也又有了新的开始,爱情之神特别眷顾他。
五、新的女人 新的开始 新的希望 …… ……
李佳佳是个富家女,与姊姊李思思同时侍奉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除了有大把的钞票之外,简直是男人中的男人,比起童大贯毫不逊色,唯一不同的是他年青有为、博学而又多才,可惜的是他公务繁忙,长年在海外出差。
姊姊思思刚嫁给这个男人时,新婚燕尔如鱼得水。于是她把和丈夫做爱的美妙告诉佳佳,而佳佳想男人想得要命,尤其更羡煞姊姊能嫁给姊夫这般的男人。
姊姊为了让妹妹也能享受到丈夫的“特别”,便私下两人商量好住在一起。从此两人便轮番侍奉他,有时候更三个人一起搅。
可惜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不到三个月,男人因公出国去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生活中突然没有了男人,顿觉空虚寂寞,她们需要男人解饥解渴。
一天晚上,李佳佳因为寂寞而跑去饮酒俱乐部买醉消遣,就在当夜懈逅了童大贯。童大贯被她美丽的外表深深吸引住,而她也被他高大英俊的外表留下良好的印象。于是,俩人便相约于次日的海边相会。
请看,这是男欢女爱的另一幕的开始……
他细细地,上上下下地看看这位少妇,淫蕩之态,真是美艳迷人!
因此,童大贯淫兴又发了,顺手解开少妇的裙子,赤条洁白的美人,瞬间呈现出来。
童大贯忘却了自己现实的环境,抚摸着佳佳的玉体。全身肌肉雪白粉嫩,玉腿修长,丰满的胸前,一对高挺的肥乳,细腰隆臀、腹部圆滑,阴毛又黑又多又浓!
看那国色天香的娇靥,真是个美人胚子,迷死人啦!虽然未说话,经验告诉他,一定是个爽朗的少妇,使久未近女色的他,心动不已!神魂颠倒!
她静静地躺着,瞪着一双凤眼,打量着救命恩人!
啊!是一个健美男子。他虽然环境不好,较过去瘦了,但是还很帅!那双秀眼,向自己凝视,秀逸超群,潇洒健美,实在是个美男子。
他赤条着,玉茎高举,粗壮长大,使她的芳心不安地活泼乱跳、慾火沸腾,那久未滋润的心灵,激起阵阵涟漪。
初见面,两个赤条条的身子互视下,适感有点难为情,娇羞得满脸通红,玉腿颤抖着呻吟:“啊……啊……痛……唔……腿……腿……痛……”
吟呼痛声,惊醒了凝视她的童大贯。
那娇羞不安的神情,风情万种,诱惑迷人,是一朵美丽的花,辉煌耀眼,淫兴忽起,望一望四下无人,正好嚐试异味,听到她在呼痛,凭自己以往的经验,一定可以吃到这块天鹅肉的,虽是死了也无遗憾,英雄难过美人关!
于是带着激奋的心情,跪在她的面前,双手揉按玉腿,在那光滑柔润的大腿上下忙个不停。时左时右,由上而下,盘坐膝前,使她的小腿分别架在腿上,手在大腿上温柔地按摩,渐渐按到根部,轻柔地抚摸着不止,不亦乐乎!
抬头凝视其面,观看其反应,手在腿间摸着,只见桃花鲜艳的美人儿满鼻子已经嗡嗡地在颤抖,嘴唇也在颤抖着,有时合眉,有时舒展。
“嗯……嗯……就……是……这样……很……痛……快……嗯……嗯……唔……嗯……啊……我……还……”
佳佳娇媚地扭动着玉体,摇一摇丰臀玉峰,张开一双丹凤眼,蕩漾的、勾魂的秋波、互视着。热烈的情火,由两方的眼神中收人,两人心中,激动着彼此的意念。互相的喜悦,爱情的火苗,已燃烧了起来。
年轻男女在异性的抚摸之下,性慾之火不断地燃烧,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毫无顾虑地大胆地奔放,热情起来,急需发洩!
这时需要的是异性的藉慰,对人品双方都非常满意,更都愿意亨受一下。
她知道自己平时所压制的慾火,久未吃到那异性的美物,此时接触异性,感触深刻。
佳佳心想:“哎呀!饥渴已久,反而自己忍受不住对方的诱惑,再加上异性特有的魅力,气息阵阵入鼻,已到内心,慾火难禁。这冤家好像是木头人一样,只有忍耻含羞採取主动啦!”
佳佳道:“你这人怎么搞的,弄得人家心里痒痒的!”
童大贯久经情场,虽然美色当前,还能强忍慾火。手由胯间移向阴毛处,中指按住阴户顶端轻揉阴核,另外一手紧握她乳房,在那柔软嫩弹的丰乳上任意玩乐,品味尤物美艳动人,娇艳慾滴。
忽为淫浪之声所惊动,见具浪态,再也忍不住了!向前猛扑,压在丰满的玉体上,两人拥抱起来,热烈的缠绵,亲密地接吻。
深长深长的热吻之后,两方如乾木烈火,情不可制!
她自动地分开双腿,伸手拉紧粗壮的阳物,拉到洞口。童大贯用龟头在她那湿淋淋、滑润润的肥厚阴唇上磨擦着,佳佳被磨得全身酥麻,奇痒无比!
佳佳感到又舒适、又难过,玉额微红、春情蕩漾、饥渴喘气,直急得媚眼横飞、淫邪娇媚、搔首弄姿、骚浪透骨,那娇媚神态、扭舞娇躯,婉转呻吟,急急抬起阴户,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
童大贯为她的淫媚诱惑,神情紧张、慾火沸腾、阳物暴涨、急不可待,迅速将阳物插入穴内。
“滋!”的一声。
佳佳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啊啊……嗯……唔……好……美……好……好……舒……服……啊……啊……大贯……你……真……好……啊……唷……唔……唔……嗯……爽……”
粗长壮大的阳物,顶着阴唇滑入。
佳佳身子急急地颤抖,叫道:“哎……呀……轻……点……好……吗……啊啊……”
童大贯慢慢滑进龟头顶到子宫口,在子宫口弄了几下,猛然往外急抽,在阴道口又磨来磨去,然后又狠狠插入,直抵花心,连续数下。
她痛快地流下浪水,浪水发出“啧啧!啧啧!”之声。
佳佳两腿上提,缠在他的腰背上,迷人的小穴更形突出,适合猛抽狠插,她双手搂住他的健背,身子摇摆得厉害。
她叫道:“大……贯……你……人……真好……弄……得……人家……舒服……异……常……哎……呀……哎……呀……人家的……穴……呀……哎……呀……人家的穴……又痛……又酸……又涨……啊……啊…大……家伙……你……干……得……小穴……爽歪……唔……嗯……唔……哎……呀……啃……唷……穴内……好舒服……唷……我……要……昇天……啦……冤家……啊……你……你真会……弄……我好快活……啊……唷……唔……嗯……浪……流……出来了……小穴……受不了啦……啊……啊……唔……唷……”
佳佳连连出了四次水,但是童大贯还未达到高潮,小穴已经受不了啦,已昏迷了数次,淫水往外流,由阴户住下顺着屁股沟流到地。阴户又开又合,浪水如缺口河堤。
佳佳天生放浪骚淫,没有像今天如此快活。久未玩乐,性情又,热情如火,一切不顾,任意玩乐。
这时他们也不知置身何处,任意纵欢!
她只要快乐、满足,合她心意,就是你来乱插浪穴她也不怕呢!
哪知童大贯祖传功夫,不用说是技术高超,已征服了慾火强烈的浪骚货。
佳佳她满足了、她满意了,使她领略了性慾的真正滋味,人间仙境,刻骨铭心,她会永远忘不了这片刻的功夫。
童大贯强忍着洩出精来,使劲浪肏、勇猛、迅速、疯狂地抽送,无始无休!
佳佳又道:“哎……哎……嗯……嗯……唷……好……心肝……好……宝贝……你……行……你……行……你……就……饶了……我吧……你……的……家伙……真大……哎……呀……我……又……出水啦……嗯……唔……嗯……我的……骨头……酥了……肉……麻了……啊……啊……嗯……唷唷……唔……大贯……好丈夫……好亲亲……好……达令……你……这……样子……会闹出……人命……来……的……浪穴……不……能……再弄……了……啊……啊……啊……我……已经……到……了……天堂……啦……好……舒服……唷……好……达令……好……哥……哥…不……要……再玩……啦……哎……呀……你……害死我……啦……哎……嗯……唷……唔………哎……嗯……”
她狂呼浪叫,及骚水被阳物抽送出来的声音,各成一首悦耳的交响仙乐,增加快乐气氛。加上佳佳的玉体肤肉微抖,凤眼微眯,露出触人光芒,喜悦的笑容混合着摇首弄姿,迷惑异性的蕩态,骚态毕露,勺魂夺魄,治蕩浪态!尤其雪白肥隆玉臀摇摆,高耸双峰摆动,使人神动心摇,使人心情激动,慾火高烧!
童大贯神情已进入了疯狂状,大鸡已被滋润得更粗壮,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抽插。大鸡巴似龙地翻天倒地,捣扰挺顶,狂捣急插,斜插正插,紧密猛勇弄着小穴。捣得阴唇吞吐如蛤含珠,花心被顶得心神颤抖,弄得佳佳猛摇肥臀,淫水流个不停。
这时佳佳进入了虚脱状态,已不知身在何处,使她过分的快乐,陶醉在欢乐之中。迷恋这平生的一刻,甜蜜、快乐、满足、舒畅,永远存在心头,已达到欲仙欲死的地步!
童大贯道:“佳妹,你的淫水可真多!”
佳佳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阳物……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啊……哎呀……!”
童大贯道:“我今天要捣得你的水流尽!”
佳佳道:“哎……呀……亲……亲……你……真……够……狠……心……的……哎……呀……你……坏……唷……”
童大贯道:“谁叫你长得这么娇媚迷人?美艳动人,又骚又蕩,又淫又浪的呢?”
佳佳道:“唔……唔……乖……大贯……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嗯……唔……啊……你……是……我……命中……的……魔鬼……要命……的……东西……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魂飞……啊……唔……心肝……宝贝……我……久……未……嚐到……现在……使……我……太快活……啦……哥哥……不行……了……唔……”
佳佳可以说是骚劲透骨、天生淫蕩,被粗长巨大的阳物弄得淫水狂流。张眼舒眉、肥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死死活活!只是淫态百出,骚劲万千!
童大贯勇猛善战,连用巧妙,急协快速,佳佳已经抵挡不住。见她娇艳的喘息,在疲倦中还奋力地迎战,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擞,继续挺进不停,感觉到已经征服了这骚浪娘儿,自傲自得的像是不得了。
童大贯问道:“佳佳,舒服吗?你还浪不浪?”
佳佳道:“不,不敢再浪了!”
童大贯道:“我的东西能满足你吗?”
佳佳道:“我心悦臣服地爱极了你!”
童大贯道:“你以后要不要和我往来?”
佳佳道:“大贯哥,你使我嚐到从未嚐过的滋味,满足慾望,精神有所寄託了,也使我得到了永远的快乐,我永远服待你。”
他们足足玩了三个多小时。佳佳也不知流出了多少淫水,大洩特洩了七、八次,可说是流尽了阴精!
童大贯也感到痛快,又继续狠捣急送了一阵,在花心上猛揉几下,大龟头感到一阵阵酸痒,全身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他也在颤抖着了!
这时大鸡巴火热地跳动,一种舒适的滋味传遍了每一个细胞,自然地停止动作,紧抱住她。那大龟头洩得伸入了子宫里,受其紧缩压迫,尤其内含的热,内里的吸啜。
一股热滚的精水,猛然地射进了子宫深处,烫得佳佳全身再度颤抖,这种快感,便她舒服透了!
那酥酥、麻麻、酸酸、痒痒的令两人皆大欢喜,都陶醉在这快乐的气氛里。
佳佳已经体酥力疲,四肢酸软,软弱地躺在沙滩上,流出所有的水,可说是痛快至极!
童大贯久未玩过女人,今日才得到,他尽情地享受,欢畅地出精,浓而多!消磨了许多体力,疲乏无力,但是他还不愿意分开。
脸靠脸、肉贴肉,四肢盘缠,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射过精的粗壮阳物,仍然留在子宫内,顶住花口,任情地温存,多么地诗情画意啊!
休息了片刻,佳佳柔声媚语地在童大贯耳边叙说心意,充满热情,流露出千恩万意的真情。
大阳物插在穴中,被小穴含住不放,阴道中热气温暖,更加硬翘粗壮,一直涨到浪穴满满的。佳佳觉得穴中渐渐有无法容纳的趋势,大龟头顺势地伸进子宫里,涨得她酸痒异常。
童大贯痛快之后,静躺在弹簧般的肉垫上休息,手在玉体上爱抚,享受蚀骨的味道。这时鸡巴涨大,火热热的,要寻人而斗之势,即恢复原来之势,抖抖精神,挺动阳物,又抽送起来。
佳佳道:“哎唷!我的宝贝,刚刚玩过,你又要了……嗯……不好呀!”
童大贯道:“你这骚货,久未承欢,今天要你吃饱喝足,尽量快乐,极意舒畅!”
佳佳道:“哥哥,你简直要干死我了……”
童大贯道:“你看,你的表情告诉我贪得无厌,阴户缓动,骚浪起来,淫水又流了,你看你又发浪了!”
佳佳道:“哎呀……心肝呀……宝贝啊……”
童大贯善控自如,快乐的玩乐,以坚硬的阳物痛捣这美丽的骚货,玩得淋漓尽致!
佳佳本已疲乏,但是又想到人生得意须尽欢,加上被挑逗与起,抱着健体,抛送高耸丰乳,摇起雪白照嫩的娇躯,摆动盘大的肥臀,曲意承欢!
童大贯道:“换个姿势如何?”
佳佳道:“亲亲,我的青春、肉体、意志、生命从现在起,完全是属于你的了,你喜欢怎么干我、玩弄我,只要能使你满意,我都愿意,毫无保留地奉献一切,任你高兴享受,我已经是你的情人、爱妻、伙伴了!”
佳佳娇媚骚浪,狂摇急摆,扭动骄躯,旋飞舞玉臀,配合玩乐,且淫蕩娇喘着:
“冤家……你……为何……如此……英俊……功夫好……东西壮……你……的……魔力……太……大了……我……多年……的……情操……不……由……自……主……地……自动……投……怀……送……抱……这……是……前世……欠……你……的……啊……快……用力……干吧……”
火样热情,勇猛泪烈,恩爱缠绵地寻欢作乐,乐极情浓,两情缱绻,恋恋不捨。他们喜悦畅快,流出宝贵精液,乐得昏陶陶,天昏地暗,不知所以,只顾享乐!
她用舌头舔他胯间的精液,并含住鸡巴吻吮,她狼吞虎嚥地将阳精吞下,又翻转娇躯,温存地吻着,依旧的倚偎着。
海风吹拂,浪涛冲激岩石,砰砰之声,两人在这天然美景享受甜美情调。他们互相勉励,热情拥抱,热烈甜吻,留下地址,才分手离开。
三天后,童大贯更加地俊美潇洒,到预约地方赴约去。
佳佳在姊姊思思陪同下见面,童大贯得到了暗示。
在她介绍下互谈,此时觉得对方甚美,心田激动,时而偷看一眼,有时默凝视。
她笑脸迎人,觉得她高贵性感,风华绝代,娇艳迷人,秀美的脸蛋,年龄约二十五、六,亮晶水汪汪的眼睛,长长的翘眉毛,闪动性慾的火花,耀人魂魄。艳红嘴唇,下额丰满像爱情之弦,长髮垂在胸前,高挺乳房像两座山峰,窄肩细腰,肥大圆臀圆圆翘起,走时细腰款款摆动,丰姿优美诱人,小腹闪动,曲线毕露,增人暇思。
她那满身春情之火如火山爆发,加上皮肤白嫩润光,艳丽如仙,满身香气,引人暇思,一举一动,风情万种。娇艳摄人心魄,当时被迷惑得心神不定,呆呆地在其他地方搜索,觉得她比佳佳还美!
童大贯的俊美雄伟身材、潇洒的风度、幽默高雅的谈吐,也令任何妇女所喜欢,谈得投机,所以到了晚上七点,谈笑甚欢,他左顾右盼,陶然自乐。
今天,她们两个打扮入时,如一对并蒂盛开的花朵,佳佳无她艳丽,但也明艳照人。一件夏威夷恤,梳着凤巢式乌髮,一双凤眼,俏脸如熟透的苹果,那火辣辣的风姿,没有她的姊姊华贵!
佳佳的姊姊,实在是艳冠群芳,天生一副美人胚子,姿色秀丽出众,娇艳妩媚,眼波流盼,笑脸宜人,花容月貌,玉骨冰肤,亭亭玉立,秋天的傍晚,天空一朵彩云,如万花花丛中一只艳蝶。
现在穿的是,淡紫色滚金花的新颖旗袍,紧紧裹住丰满的娇躯,隆胸肥臀,丰满约玉臂,加上一双修长的玉腿,细细的玉手,姿态艳丽骚蕩!玉容常笑,唇色生眷,眉目含情,肌肤幽香,淫蕩迷人,更增加其艳丽。使公共场所数百只眼睛的视线,都注视着这一对姐妹花身上,因羡慕而惊叹。
佳佳觉得气氛沉闷,提醒陶醉中的人儿,所以轻呼一声,以免失态。
童大贯知道这是一个可口的异味,但因关係,只好叹息,在他的心目中,也不知道佳佳有一个这样动人的姊姊,现在见她令他非常迷恋。
思思感觉到这是一个可爱的男人,本想征服他,但念及他是妹妹的爱人,不好意思争夺,芳心强忍酸劲。
晚餐后,喝了一些酒,三人才乘车到别墅休息。
在风景优美的别墅旁散步,大贯和佳佳亲热的相依相偎,谈情说爱到半夜才回房。脱光了躺在床上,倾谈着,爱抚不已。
童大贯道:“佳佳,我脑中昏昏沉沉的,我迷恋你,也迷恋思思,我陶醉在你们两个姐妹花中。”
佳佳道:“你们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童大贯紧抱住她,轻轻声:“妹妹!”
佳佳道:“嗯!哥呵!”
童大贯道:“我要吃奶!”
童大贯伏在她身上,一边含住她粉红色的乳头,吸吮着,另一只手抚摸另一个乳房,赤红的龟头坚硬地在穴口揉着。
佳佳温暖地爱抚他,右外伸出细嫩如春笋的小手,紧握着粗壮的大鸡巴。
童大贯贪恋地在肥隆玉峰间上下抚弄,在白嫩的肌肤摸个不止,又抚摸多肉隆出、多毛盖住的肉缝,已经湿淋淋、油滑滑地黏了满手淫水。
中指伸入穴内,捣得她的骨头都酥了。
佳佳道:“哎呀!害人的东西,你又要我的命了。”
童大贯道:“难道你不喜欢?须知它带给你无限的乐趣,你那小穴道,夹得我还不是全身麻酥酥、软绵绵的,用尽力量,筋疲力尽,最后深入体内,把最宝贵的精血射给你,让你吸收滋补,并调剂你的精神,补充调和作用。不然,你怎么会长得这般娇媚丰满?结果反而害你不识好人心。”
童大贯说完,立即一阵猛吻摸索,端正姿势,準备进攻,把佳佳的两条粉腿架在自己的肩上。这时,佳佳的丰满肥臀露出,阴户突出,饱满的阴唇现露,鲜艳夺目,桃源洞口大开,淫水如泉涌。
童大贯以粗壮的大鸡巴、红而大的龟头,抵住阴户口,对着发涨的阴核,摇摆磨动。
佳佳被他挑逗得眉开眼笑,叫道:“啊……”
童大贯趁乘机臀部一挺,大鸡巴顺势往前一滑推进了。
“滋!”的一声。
佳佳这时候被他塞进大难巴,捣得张口结舌,日射异纯,媚波流盼,春上眉稍,娇叫一声:“哎呀……乖乖……”
童大贯粗壮长大的鸡巴,已整根插入她小小温暖的骚穴里,大龟头紧抵花心深处,抽送起来。
九浅一深,旋转摇摆,捣得佳佳全身颤抖,两臂紧紧搂住他的颈子,浪臀狂摇,淫贷骚语。
她娇喘道:“啊……啊……亲……亲……大……贯……你……你……你……要……了……我……的……命……亲……亲……哎……呀……不好……了……我……要……出……来……了……哎……唷……唔……唷……”
佳佳仰天而睡,两腿高举平头,像个大元宝,阴户向上,特别凸出,更形紧小现露,穴道窄短,花心像乳儿吸吮乳头般,含住龟头,周围肉壁吸吮不已,令童大贯粗壮坚实的大阳物,尤如放在温暖的热水袋中。
佳佳被童大贯粗长的大鸡巴狂插猛捣,舒适快乐,淫水狂流不止。
口中叫道:“好……丈夫……好……哥……哥……你…的东……真够……够大……插……得……我……真舒服……异常……哥……哥……你……的技巧……太……灵……活……啦……你……真会……玩……亲……亲…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炮轰桃花源a5d

3.0分

3.0分 桃子-淫妻奸情b13

3.0分

3.0分 隔墙花-淫妻奸情bc4

3.0分

3.0分 花二娘-淫妻奸情62f

3.0分

3.0分 处女花开-淫妻奸情9af

3.0分

3.0分 公厕姐妹花-淫妻奸情e1f

3.0分

3.0分 处女的花心-淫妻奸情6cc

3.0分

3.0分 多情公子滥情堕落花-淫妻奸情628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